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西諾尤金 存在 (上/下)

存在(上)動畫46話之後的腦補,上篇是西諾還活著,下篇就是…RY。

我依稀記得我在這話差點跟親友吵起來RY,

西諾尤金跟西諾亞馬是沒辦法成為朋友的 (靠,不知道再堅持什麼


我眼中的46話後RY 。


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 就寫寫腦袋裡的東西RY 。


-------------- ----------------------

在機倉裡,尤金正認真調整MS因為目前所有的戰力都是必須的,決不能有一絲差錯,

可跟著他來到倉庫的西諾並沒有幫忙,而是漂浮在附近若有所思,讓尤金有些煩躁,正打算叫他滾蛋時,西諾先開了口。

「喂,我還是覺得亞馬基是不是喜歡我啊?」

這話一下,尤金回過頭正視西諾。

「蛤?你在說什麼啊!現在才發現嗎?」

見尤金如此反應,西諾雙手環胸,表情露出恍然大悟。

「果然是那樣嗎?我是一直有那種感覺」

聽完西諾的話,尤金表情很鎮定,表示這件事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並不打算幫西諾出主意。而西諾深思了一會兒。

「可是啊…我們不是家人嗎?所以我一時也沒會意到他對我有意思」

「呃,原來你在煩惱這個嗎?」西諾一直在話題邊打轉讓尤金開始有些心煩,西諾也不讀空氣般繼續說下去。

「這地方還真什麼人都有呢,我真的沒有想到有人會這樣喜歡我。」說著說著,西諾一下子靠近尤金,直勾勾的看著尤金的雙眼,語帶意含。

一見西諾靠近,尤金一個身形不穩的坐上了駕駛坐上,西諾也趁機的坐上尤金的大腿。

相視一會,他們緩緩閉上眼,唇瓣緊貼且纏綿。

待吻後,尤金煞風景的用手背抹了抹嘴邊的口沫,不爽的推著西諾。

「這種事去對亞馬基做他會很開心的。」

而西諾順勢關上機艙門,過於狹窄的空間迫使他只能將身體直接擠上對方,瞬間他們之間密不可分。

他們鼻尖碰著鼻尖,氣息交纏,過於靠近的唇瓣下一秒似乎又要碰在一起。他看見西諾嘴邊似乎喫著笑,這讓尤金不爽到一個極點,可他又捨不得這個體溫。他伸出手,摸上對方的背脊,就跟以往一樣。

他將頭靠上西諾的肩膀上,嗓音悶著。

「你說我們是家人不是嗎?」

明白尤金鬧著脾氣,西諾露出鬆了口氣的感覺。他回抱住尤金,用力的蹭著對方讓鼻腔充滿對方身上的氣味。

「可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還不是家人,所以尤金是特別的。」

是的,對於他們兩個而言,必須是特別且無法取代的存在。

在聽見西諾的回答後,尤金還是鼓著臉,悶悶的說了句。

「笨蛋,我早就知道了。」


--------------------- END ------------------

存在(下)


在眼前的火花並不是煙花,可卻如同煙花一般燦爛。

“西諾!”

如同煙花一般消逝的火花,燃燒的是他最心愛的的生命,他不願閉上眼,他眼睜睜看著他燃燒。

他咬著牙關,他不能讓他的犧牲白費,他選擇拋下了他。

“我多麼希望在那裏的人是我,是的,為什麼不是我?”

他心中吶喊著

「我還沒對你說,為了我活下去。」口中的呢喃讓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如夢遊般他看見自己的手高舉在眼前,如同想抓住些什麼。他縮回手緩緩坐起身,自嘲的說著。

「真是的,對亞馬基說了那些話,自己卻走出不來,還真有夠丟臉。」他環抱住自己身子禁不住的顫抖著,想哭可卻又哭不出來。

他想他是該好好活下去,為了那個他,為了他自己。

他看著床頭上的照片,裏頭的他笑得燦爛的攬著自己的肩,而自己除了將頭撇開還一臉不爽。

後悔沒好好拍這張照片的自己還真是可笑的可以,如果能在坦承些呢?

「早安,西諾。」

依照慣例他吻了吻冰涼的相框玻璃,接著起身準備洗漱,又是忙碌的一天。---------  ------------------  -----------------------

「那麼大小姐,我先下班了」那人已站在門口似乎有些急忙,而在庫德利亞說聲辛苦後,便消失在門後。

「高文…高文?呃…尤金?」

「咦?呃…大小姐,你應該要叫我新的名字。」尤金一臉沒明白為什麼庫德利亞會叫他尤金,而庫德利亞露出微笑。

「高文。我剛剛這麼叫了,可你都沒反應,所以我才會叫那個名字的,怎麼了高文,你還不下班嗎?」

聽見對方這麼說尤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臉龐,尷尬的笑了笑。

「似乎還沒熟悉新名字,我等等就下班了。」他還不想回去公寓,那只會使他胡思亂想,埋頭工作說不定還不會想到那個人。

「那我先回家了,不要太累喔。」

「嗯,明天見。」見庫德利亞離開後,尤金鬆開脖子上的領帶,少了一些束縛感,他伸了伸懶腰後,繼續忙著眼前的文件。轉眼間,已經晚上9點整,肚子似乎也開始抗議。

「唉,生活過得太安逸,連身體都禁不起考驗呢。」抵抗不了肚子餓的尤金,收拾好桌面後,也離開的公司。

晚上的冷風比他想像中的還冷,他拉緊身上的風衣行走在路上。

看著街上的燈紅酒綠,他憶起第一次到達歲星的事情,那邊的街道也是這般的閃耀,也似不夜城。

接著他經過一間骨董行,異樣的光芒吸引了他的注意。就這樣鬼迷心竅的他進入了這間商店,他輕輕拿起了在架上深深吸引著他的耳環,他仔細端詳著。

而店長一見有客人來連忙上前。

「這位客人你很有眼光啊,這是去年在太空上尋到的。」

「是嗎?」

「是啊,他漂浮在一堆機骸碎片裡,應該是某個人身上戴的飾品。」沒發覺自己的行為宛如盜墓,老闆興高彩烈的說著,就是希望尤金能買下自家的商品。

如果是平常的尤金,聽到這樣的話語一定是嗤之以鼻的放下手中的東西徜徉而去,可他現在內心激動得很,撫摸耳飾的的手指止不住的打顫。

「這個,我要了。」

---------  ----------------  ---------------

尤金一離開店門口,抓著紙袋的力道不減反增,已經忘記飢餓的他邁起腳步就是往自己的公寓走。

一回到家的尤金,立刻跑進了浴室,他緊緊盯著鏡子,隨手拿出放在口袋裡備用的打火機,在耳針上隨性的用火烤了烤後,直接往自已的耳垂扎了進去。

瞬間的疼痛感讓尤金紅了眼眶,可他還是笑了。

他看著已在自己身上的耳環,透著鏡子他似乎看見了西諾正站在他的身後。他摸著映在鏡子裡的耳環,嘴裡喃喃唸著。

「我們終於又在一起了,西諾。」

那耳環像是要回應尤金的心意般,盡責的閃耀著。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