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襲胸** 西諾尤金



西諾尤金 


時間點不明。


車子爆胎了。


小夥伴的腦補文。


---------------------- --------------- 

**襲胸**  西諾尤金 


在食堂,吃飯時間總是特別熱鬧,特別是西諾那一桌。

只要西諾在就有滿滿的話題與笑聲,縱使話題總是帶著滿滿色情與慾求不滿。

「所以說我果然是胸部派的,胸部最棒了,對不對,尤金!」

而莫名其妙又被點名的尤金差那麼一點就把剛喝入口中的濃湯吐出,他臉上帶點羞澀。

「……其實我對胸部還好......不對!我才不像西諾你,滿腦子都是那些東西」感覺自己似乎被挖了坑跳連忙改答案,而引來同桌的哄堂大笑。

而被駁回的西諾則是一臉不解,一伸出手便摸向尤金的胸口,由於尤金總是穿著緊身的高領,胸部的位置很容易鎖定,摸對地方後的西諾就那樣揉著尤金的胸。

「果然跟女人比起來小很多耶,根本是平的。」他這麼感嘆的說,可雖然口頭這麼說手卻沒有縮回來的念頭。

而聽到這樣評價的尤金沒由來的火大,一掌拍掉那不安份的手後,他端起飯碗決定換桌吃飯。

「你這個不是廢話嗎?要揉大的去找別人!」

見尤金甩頭離去的西諾看了看他被拍開得有點紅腫的手背想著,這打得還真用力以外,還有著“有點想在摸一次”的念頭。

------------ ----------------------------

而西諾也真的拼命的想再摸一次。

行動派的他怎麼可能只是想想,所以他總是趁著各種機會觸摸尤金。

也多虧尤金的粗神經,至今都沒覺得西諾的舉動哪裡奇怪,只是周遭的人也選擇閉上眼裝看不見西諾那莫名其妙吃尤金豆腐的舉動。

可漸漸的西諾發覺隔著衣服的觸摸似乎已經滿足不了他。

 擁有煩惱的西諾坐在餐桌前嘆著氣。

「欸,三日月,會這樣想摸一個人身上的部位會很奇怪嗎?」西諾隨口一問剛好坐在身旁吃著椰棗的三日月,正想著是否問錯人時,意外得到來自三日月的回應。

「不會,想摸就摸,因為也不知道下次還摸不摸的到。」

「咦......原來是這樣嗎,說的也是啊」第一次被三日月如此醍醐灌頂的他,似乎有些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

「真意外,西諾也有這樣的煩惱。」

「怎麼這樣說啊!別看我這樣,我也有我的考量......。」

------------------- -------------------------

而那所謂的考量驅使了他深夜偷偷潛入了尤金的房裏。

對某些事情意外的毫無防備的尤金,就算房間多了一個人也安穩的沉睡著,這讓西諾放心且大膽的直接爬上了對方的床鋪。

他仔細觀察這張他看著多年了臉龐,說實在的尤金的臉長得並不算差,堪稱好看,只是個性太呆了,不然應該會是萬人迷才是。

西諾在心底默默幫對方評著那可有可無的評分,接著他眼球轉了轉決定辦正事。

體溫稍高的雙手毫不猶豫的伸進對方寬鬆的背心裡,手指滑過對方不算粗糙的肌膚,接著到達目的地。

他舔了舔略為乾燥的下唇,一種奇異的感覺襲向全身。

不豐腴的雙胸揉起來的手感實在微妙的可以,可西諾卻異常興奮,原本頻率鄭長的呼吸也漸漸急促了起來。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手下的某個點在自己的玩弄般的撫摸下似乎開始硬挺。

「唔嗯…尤金。」正當他想將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裏時,他發覺有一道視線直勾勾的盯著他,而一定眼他看見那雙綠色的雙瞳。

「尤…尤金?」沒料到自己這麼快就形跡暴露,他尷尬的緩緩收回手。

腦子想的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尤金會殺了他嗎?

月光照映入房內,尤金的臉一下子清晰了起來,他的臉很紅,神情複雜。

西諾想,他還是道歉吧,說不定尤金會原諒他的同時。

尤金一下子把手伸進他的衣內,使勁的捏著他的胸肌,嚇得他身體打著顫。

「只有你摸我才不公平。」

---------  ---------------------------------------------------

事實上尤金很睏,他很想睡覺,可他現在卻吞不下只有他被摸的這口氣。

西諾的身材很好,胸肌很硬,他老覺的他摸得很累。

到底是誰說摸胸部很舒服的?啊,好像就是正在被他摸的傢伙說的。

想睡跟想反擊的思緒交錯在尤金腦內,他混亂得很。

睡意越來越深的他,將頭靠在西諾肩上,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頸邊。

「唔嗯,這樣被摸舒服嗎?」

感受到尤金的貼近,摸著自己胸口的手越來越沒有力道,看來尤金已經快沒有意識再弄自己,但西諾憋得很,他望著自己的褲檔覺得一陣不妙。

他從來沒有想過尤金會有如此主動的一面,著實讓他大開眼界,但他也發覺自己似乎對尤金有種異樣的情感。

正當西諾還在釐清思緒的同時,尤金的手已經停下,且趴在他身上呼吸均勻,正式宣告他進入夢鄉。

西諾翻了翻白眼,嘆了口氣。

「……我,真不該搞什麼夜襲的。」接著他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後便挨著尤金嗅著他身上的味道強迫自己睡著。

 

只是隔天依舊還是兩個黑眼圈掛在臉上,而尤金一點也不解為什麼西諾昨晚會跟他睡在一起。


--------------END ----------------


我~~~~~ 果然還是~~辦不到hahahha

為什麼開口講黃段子沒問題,一要組織成文章就再見hahah

我還是去洗洗睡吧(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