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雙人床**---

現世趴 


阿斯頓X塔卡基  (無差


一點點前世操作意識。




---**雙人床**---


 

身體好重,好痛,就像是被整身碾碎一般的痛楚,毫無預警的襲身而來。

「嗚啊!」用力睜開眼,發現眼前的金髮炫目的刺眼。「卡…塔卡基?」

為什麼塔卡基又睡在他身上!?

他望向雙人床的另外一邊,十分空曠,因為該睡在上面的人現在正好好的躺在他身上。

雖然塔卡基的體重並不重,可這樣被壓著也沒舒服到哪裡去。

他偷偷伸出沒有被壓住的右手,鬼迷心竅的摸了摸那看起來好像會發光的髮色,直到睡趴在他身上的人甦醒。

他看著他的臉龐,聽見他說。

「早安啊,阿斯頓。」

------ ------------------ 

阿斯頓最近很常做噩夢,而往往醒來都是因為被塔卡基壓著睡的原因,可不知道為什麼,一醒來發現是因為被塔卡基所壓迫造成的痛楚,他卻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還好只是夢,還好不是……不是什麼?

自從與塔卡基認識後,似乎常常做著令人不是很愉快的夢境,連帶著清晰的痛楚。

「是為了什麼呢?」無自覺的呢喃,引起了剛好買好早餐準備的給他的塔卡基。

「怎麼了嗎?我……壓傷你了嗎?」塔卡基想想也不太好意思,每次醒來睡癖差的他總是睡到了阿斯頓的身上,一定造成他很大的困擾才是。

而阿斯頓接過塔卡基所買的早餐,搖了搖頭。

「沒有,塔卡基太瘦了,多吃一點比較好。」

塔卡基有時候抓不到阿斯頓的節奏,總是有種被答非所問的感覺,他抓了抓髮。

「覺得不舒服的話說一下吧。」然後他拍了拍阿斯頓的肩膀,笑得燦爛。

那樣的笑容總是可以抓住阿斯頓的目光,令他移不開視線。

「嗯。」

-----------  -------------------  ------------------------ 

午休,塔卡基拿著手機在上頭輸入關鍵字後嘆了口氣。

「床好貴啊,當初我怎麼不跟房東堅持要單人床呢?做什麼看到三日月跟由金他們都是雙人床就跟他們一樣啊?我應該要更敏銳一點才是啊!?」是啊,應該要更加敏銳一點,他們同居對象不是單純的合租為什麼他沒有早點發現呢?

都是因為自己的睡癖太差。

「真是的……」塔卡基萬萬沒想到會因為睡覺的事情而煩惱,他決定打一通電話給自己的妹妹,徵求意見。

---------------------- ----------------- 

當阿斯頓看到地板上用棉被鋪出床墊的那一刻他的眉頭便緊緊鎖著無法鬆開。

「塔卡基,這是什麼?」他如此詢問,而被問者一臉驕傲的正等著被誇獎。

「我的床呀!」他真是太明智了,打電話給自己妹妹後,妹妹只說了一句“那哥哥你可以不要睡在床上試試看?”,他便想到可以睡地上不是嗎?

可他沒想到還有沙發的選項。

「不……我的意思是,為什麼你要睡在地上。」

「因為我怕我又壓到你嘛……,好了!先睡在說,說不定行得通!」接著他拉開在棉被上頭的薄被,準備鑽進去入睡,結果被阿斯頓一把拉起。

「要睡這裡的人應該是我。」

「為什麼?」塔卡基張著大眼不解反問,而一被問什麼的阿斯頓愣了住。

“是啊?為什麼?”

「因為我是……」我是?

「你是受害者,每天被我摧殘不能好好睡覺~好了,別說了,你睡床上吧!」

------------------------------ ------------

阿斯頓雖然心底抱著一絲奇異的感覺,可還是皺著眉頭睡去。

而在深夜,阿斯頓發出了低鳴。

「呜……我是…….」

而一聽見阿斯頓的聲音,塔卡基慢慢的爬上了床,手輕輕的摸著他的臉龐。

「沒事了喔,我在這裡。」

就像是咒語一般,輕喃著。

漸漸的阿斯頓的表情不再痛苦,且呼吸均勻後,塔卡基鬆了一口氣。

「阿斯頓還真容易做噩夢呢,好了好了,我該下去,不然又不小心睡在阿斯頓身上,我去地上睡不就沒有意義了嗎?」打定好念頭後準備躡手躡腳怕下床時,卻被一把抱住後又倒在阿斯頓身上。

「………這樣不是跟平常沒兩樣嗎......」

放棄掙扎的塔卡基和著阿斯頓的呼吸睡意來襲,又這樣糊里糊塗睡去。

隔天,阿斯頓難得露出笑容調侃著塔卡基的睡癖真的很差。

而之後,塔卡基再也沒睡在地上過。

 

----------------END------------------ 

 所以睡癖差的其實是阿斯頓(O  

嗚嗚嗚我真的好心疼阿斯頓QQQQ  (內流滿面 

這兩隻都是天使TT  

& 上班沒事做,就打打字, 打字速度會進步喔^0^ (關視窗的速度也會進步 (O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