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記號**--

西諾X尤金 

三日X歐格   

學院趴


 交往設定,沒什麼 就寫寫咬痕。


人物個性走偏 也沒有辦法 RY。



--**記號**--


西諾最近起床發現身上會有不明的咬痕,當然這咬痕的來源,絕對來自於同居人:尤金‧賽文史塔克。

可每次等對方清醒後質問對方,對方總是說不記得、沒這回事,塘塞。

「尤金,你又咬我了喔~」看著頸邊齒痕清晰,甚至還帶著些許發紅的模樣,可怕得很。

而嫌疑者正揉著他惺忪的睡眼一臉不悅。

「別再說我咬的,你怎麼不覺得是去找其他人時候被咬的呢?例如美術系的學妹,或著舞蹈系的學姐呢?」他這麼說著,且不徐不忙的從床上爬起,只著著底褲的他,大搖大擺的從西諾面前走過且對他比一個中指後進到了浴室裡。

西諾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手摸著自己的肩上的咬痕。

「尤金怎麼知道最近我跟誰見面……?」正當他沉思時,手機螢幕亮起,是一封簡訊。

“西諾學長,今晚八點車站前KTV,今天是語文系的學妹,今天還是要拜託你啦。”

「唉?今天也要嗎?」他嘴裡嘟噥著,此時浴室門開啟,原本近一絲不掛的人已經穿好校服且正在打上領帶。

尤金了睨一眼,全裸站在自己眼前的西諾。

「……你今天有忘記什麼嗎?」

「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此時西諾終於打開衣櫃拿出洗好的制服襯衫準備套在身上,一臉不明白尤金指的是什麼事情。

而尤金一把抓起自己的書包,再甩門離開前,咬牙切齒的說了句:「沒事!」

--------   ----------------  --------------   

  傍晚在車站前看似價格不斐的咖啡廳內,粉紅色的裝潢讓坐在窗邊的三個高中男生顯得有那麼一點格格不入的味道。

但尤金不管這麼多,他今天就是要吃到這裡的蛋糕。

畢竟,他今天可是壽星。

而被強迫拉來一起吃的歐格看著滿桌的甜膩開始覺得胃似乎有那麼一丁點的不太舒適,且坐在身旁的三日月倒是也點了巨大聖代正大口吃著還不時將湯匙督到自己嘴邊。

原本只是想拿禮物給尤金而已,怎麼知道現在會坐在這裡呢?

歐格這麼想著。看著眼前吃蛋糕現在咬碎敵人的尤金,歐格在心中嘆了口氣。

「歐格,你聽我說,他傢伙完全不記得我的生日,太誇張了,我們可是一起長大的耶!現在也……住在一起耶!」

「你們不是在交往嗎?」嘴邊還沾著奶油的三日月頭也不抬的開口。

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不!我沒跟他交往!」尤金開始彆扭。

「那你還在他脖子上咬成那樣?我想一下……這禮拜至少也咬了三四口了吧?」

「三日,別說了。」

「哼,咬也沒用啊,你看,還不是照樣出現在那邊?」他手指一指對面的KTV,一群穿著與他們相同制服的高中生正準備進入,而裏頭穿著桃粉色外套的高大男孩身旁正圍著兩、三個女孩。

「你早就知道了?」歐格托著下顎,輕輕閉上一隻眼。

「今天第三天,每天都是跟不同科系的學姐學妹,聯誼吧?」尤金咬著湯匙這麼說著。

他早就知道那傢伙男女皆可,但可以不要嘴巴說跟他交往要跟他住在一起然後又一天到晚跟女人混在一起嗎?

他想他們根本沒交往,單純偶爾的砲友關係而已。想想越氣,吃蛋糕的速度也越快。

「所以呢?既然你們沒交往,你在氣什麼?」三日月舔了舔嘴角的奶油後看了看身旁的歐格一眼,而後者沒好氣得叫了叫服務生又點了一份草莓聖代。

「我覺得三日不要管尤金的事情比較好。」歐格決定阻止三日月繼續追問下去,這樣的問法對尤金來說不太公平,他也是知道尤金現在只是在說氣話而已。

「我是指,如果今天是我,歐格做了這樣的事情的話……我會讓歐格沒辦法出門。」三日月說完剛好聖代也上桌了,便開始又吃起自己的聖代,而另外兩個人面面相覷,遲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最後尤金拍了拍歐格的手背,一臉慈祥。

「……嗯,歐格,辛苦你了。」

「尤金我覺得現在該處理的是你的事情,三日你也不要再說話了。」歐格清了清嗓。

「其實也沒什麼啦,我也只是想抱怨而已,我想我咬他可能也是有做記號的想法,但他沒感覺到那就算了,我不想只有我一頭熱。」

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對方就會跑不見的感覺。愛情這種事情就是誰先愛上誰就輸了,他還以為他自己贏了,可事實上,似乎相反。

他不滿的扁起了嘴,覺得事情很不公平。

自己的什麼的第一次都便宜了西諾,怎麼西諾卻沒有相對於給他呢?自己是不是傻了。

見尤金沒再說話,歐格看了看手錶,發現自己似乎該去補習班了。只好跟尤金說了聲抱歉後,留下尤金一人在餐廳。

看著滿桌的甜點,這是尤金三天來每天都能見到的景色,雖然今天是點多了點。

「回家吧。」帶著略為失望的心情,他拿著錢包結完帳後,一走出店外直接和在對面KTV的西諾對上眼。

「他剛剛不是進去了嗎……。」他嘴裡還嘀咕著,就見西諾往他的方向跑了過來。

“不行,別過來,我現在不想跟你說任何一句話。”

可事與願違,西諾已跑到他的面前。

「你手機怎麼不接?」這是西諾第一句問他的話語。

他愣著拿出自己的手機,大方的亮給他看。

「我關機了。」

「為什麼?我打了很多通耶!」

「因為不想接到你的電話啊,白癡。」

「你還知道我要打電話罵你喔?」西諾一把還上了尤金的腰,唇緊靠在他耳窩。

「你把我咬成這樣,我的生意都失敗了啦。」

「哼,誰理你,不就是跟女孩子在一起嗎?還有,在大街上不要這麼靠近!」

尤金伸手想推開黏在自己身上的西諾,但對方卻黏得越緊。

「那我們換個地方說。」


--------- ----------- --------


當他們站在高級飯店前,尤金皺起了眉毛,直覺想離開。

手卻緊緊被握著一路走進了飯店內,搭了電梯到了最高層的房間。

「你哪有錢來這種地方?」看著窗外的夜景,尤金狐疑的看著一臉得意的西諾。

「我這幾天不是一直跑KTV嗎?稍微做了點外快~放心只是牽線的事啦~我沒賣身喔」說著說著變將下顎靠在尤金的肩上,手指在玻璃上比畫著。

「誰理你做什麼,幹嘛帶我來這裡,約女孩子來不是比較好嗎?」

「你還在鬧彆扭喔,我只想帶你來這裡。」

「少用對女孩子那套對我,你這樣只讓我覺得我好像個白癡。」大概發覺誤會西諾了,可他也沒臺階下。

「沒關係啊,我應該也是個白癡,所以白癡對白癡不是正好嗎?」

「哼,誰跟你一樣是白癡。」

「是是,吶~尤金。」

「幹嘛?」

「生日快樂。」

「我知道了啦,白癡。」

「那我可以拆禮物了嗎?」說著說著手開始不規矩。

「要拆也是我拆!」接著尤金一個轉身將西諾壓在身下,眼睛直勾勾看著那張不懷好意的笑臉。

手撫上脖子上那位淡去的咬痕,他又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西諾咬緊牙關,手指插入他柔軟的金髮內,只讓對方更貼近自己。

「不會離開我對吧?」


西諾並沒有回答尤金,只是咬上了對方的嘴唇。



FIN----------------------- --------------------- --------------------------

一跟尤金告別後,歐格有點罪惡感,忍不住向三日月開口。

「三日,我們不跟尤金說西諾是為了他的生日在幫學弟跟學長開聯誼會賺錢,真的沒關係嗎?」看著剛剛尤金的反應,感覺就像是要分手一樣,不免讓他有點小擔心。

「歐格,你一定要上補習班嗎?」

「蛤?」

「與其擔心其他人,先擔心我們之間的事情吧。」

「……,抱歉,三日,補習班我是一定要去的。」雖然明白三日月想表達的是什麼,但他真的不覺得補習班有什麼好危險的。

「喔……是嗎?那只好我自己想辦法了。」


之後歐格和三日月向學校請了快一個禮拜的假都是之後的事情了。


--------------- END---------

又重看了一次鐵血,尤金大口吃蛋糕的樣子好可愛喔(大聲尖叫 

冒著粉紅色氛圍 的副團長最棒 (眼睛濾鏡RY

三日奧就那樣妥妥的 好 很好 ><!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