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毫無預警 【西諾尤金】

毫無預警 【西諾尤金】


注意: 說話下品

         只是我心目中的西諾尤金


         有點髒(?) 


        生理現象有(O


        話說我以為我第一篇會寫三日奧爾說

        真是讓我太意外了(?


------------------------------------------------------

毫無預警 【西諾尤金】



那是一個悶熱的夜晚,

在沒有涼風的情況下尤金被熱得醒來。


一醒來發現整個身上都是黏黏的汗液,以及下半身黏得不對勁。

皺起眉,看著下檔的鼓起,指尖輕輕的挑開了褲頭後他翻了翻白眼。

他夢遺了。


沒有做任何的春夢,毫無預警的,夢遺了。

他環繞了下四周,見室友似乎睡得很沉便躡手躡腳的抓了件換洗衣物快速離開房間。


走在寧靜的走廊他忍不住碎碎念。

「太遜了吧…這種是被西諾他們知道還得了……」仔細回想同寢室的人的睡臉,很好一定沒人發現,現在他必須做的就是毀屍滅跡。


好不容易走到了浴室他想也不想的直接連底褲脫下,一股腦的只想把弄髒的衣物清洗乾淨,開水的那一瞬間屁股卻被摸了一把,嚇得他尖叫,下一秒嘴巴卻被摀得緊實只能發出嗚嗚嗚的低鳴。


心急的尤金進到浴室並沒有開燈,毫無防備的他完全沒注意到後面跟了個人。


究竟是誰?他心底警鈴大作,先不管洗內褲的糗事被發現,這傢伙還在摸他的屁股!


他用力的掙扎手臂好不容易拐中對方的腹部,他又順便得踹了他一腳後開了燈。


開燈後尤金用很幾秒鐘才能適應突然的光亮,而被他拐了肚子又踹了他一腳的現行犯讓他抽了抽嘴角。


「西諾……你在這裡幹什麼。」


跌坐在的的西諾一臉嘻皮笑臉的揉著自己的肚皮然後開口。


「來看尤金偷偷摸摸做什麼啊~結果一進來就看到你的屁股就順便摸一下。」


「給我滾回去睡啦!你管我做什麼!還有不要看到誰的屁股就亂摸,信不信我踢殘你!」尤金也顧不的自己下身全空提起腳又是想踹西諾個幾下。


而西諾當然也沒有理由再讓尤金踹,他看了看對方似乎有些起反應的下體以及洗手台上的衣物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尤金啊,你這是夢遺嗎?」


這話一入耳,尤金腦子炸了開。


「閉嘴!」他咬著牙,臉漸漸泛紅。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還被最不想被知道的人發現了。

而對方還是不會讀空氣自顧自的說著。


「哎呀,那上次我找你一起去找女人你怎麼不一起去?」


「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他覺噘嘴覺得這根本是兩碼子事。


一來他夢遺跟性一點關係也沒有,只不過是生理現象。


二來他上次被西諾拖去找女人結果因為隔壁房的西諾那間發出的聲響實在太大了,他尷尬到最後只是跟那個女人做到一半然後促膝長談一整晚,他都快窘翻了,還找什麼女人。


見西諾不再說話反而陷入沉思,他嘆了口氣決定不理對方,想快點洗好褲子後再回去好好睡覺。


而過了幾分種後,他覺的身後的視線有點扎人,他緩緩回頭望向還是坐在地上的西諾,只見他眼神筆直著盯著自己。


「欸,尤金。」


「幹嘛…。」


「我看著你的屁股好像起反應了耶,怎麼辦。」

 

---------------- 下集待續what --------------- 


恩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大笑

煮肉好難,我還是吃燙青菜好了 (哭出乃  

最後一集看得粉難受(恩

雖然官方大寫的 西諾亞馬 可我還是 嗚嗚嗚 ,跟全親友為敵。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