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別跟我提什麼青梅竹馬。(一)

校園PARO

戀愛吧,文學部的正文wwwww 。

修羅場。


 

------------ ----------- ------------------

別跟我提什麼青梅竹馬。(一)

 

〝妳想知道我已經暗戀妳幾年了嗎?我將我對妳的一切思念,全數寫入這本書中。〞

 

書店門口貼著新人大賞小說的宣傳海報,站在門口的橘髮少年的目光無意外的被吸引,而作者的名字讓他輕挑起了眉。

「太宰治……。」嘴裡輕聲吐出作者的名字後踏入了書店內。

 

------------ --------------- ----------

 

「我回來了。」正當中原中也說著慣語一把坐在玄關準備脫下鞋子時卻又被自家母親一把拉起。

「中也別脫鞋,要準備出門了。」母親這麼說著,他定眼一看母親居然上了妝。

他眼球轉了轉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他不著痕跡的挪開拉著他右臂的手,一臉不高興的說。

「跟那混蛋一起慶祝上同一所高中什麼的我不去!」

打從幼稚園開始一直到國中,他還特地把答案寫錯好幾題,為了就是要脫離跟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脫離關係,怎麼知道高中一放榜又是同一所,慘的是還同一班,到底是怎樣的孽緣。

「你怎麼可以說修治是混蛋呢?明明小時候這麼要好?」

「那都是過去式了啦,我們現在只是同學。」對,早在他搶了自己的女朋友的那刻就不是那麼要好了,他才沒那種要好到可以分享女朋友的怪癖。

「中也,好朋友的話有問題要用談的,再說今天不是完全慶祝你們上高中的事情,是修治媽媽說………」

中原中也當然知道自己母親要說什麼他順口的幫對方接完話。

「說他小說得新人獎了對吧?那我就更不想去了!」

正當中原中也雙手環胸一臉這場戰役我贏定的表情時,屋裏頭卻走出了小說新人賞得主也就是搶了他女朋友的那名青梅竹馬。

「中也就這麼討厭我嗎?」語調異常淒涼可那臉上的表情卻完完全全不是那麼一碼事,他嘴邊可帶著笑。

「太宰……」對方的出現讓他太過於震驚,嚇得他將原本緊抓在手的紙袋一下子鬆手掉落至地面,裏頭的書籍就現身這樣跟大家問好。

見對方的物品掉落,太宰治倒自動的為對方拾起,好好的裝回袋中並交付給對方。

「中也,樣書我不是早就拿給你了嗎?做什麼還去買呢?」

「……我……」我做什麼鬼迷心竅幫他做業績啊?這下說什麼不去也都說不過去了。

中也媽媽一下子抓到了時機連忙湊上前調侃一下自己的兒子。

「什麼啊?中也你都跑去買了,那為什麼不去修治的慶功宴呢?走吧走吧,修治你媽媽在飯店等了對吧?」

「是的,我父親的車已經在外頭了。」

早在太宰治從屋內走出來的那一刻,中原中也便知道自己肯定得上他家的那部車。

 

---------- -------------- ------------

 

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早在他國中的文學部時太宰治這筆名就幾乎取代他的本名,連他在考卷上寫上本名還會被批卷老師說是否寫錯名字。

而在這新人獎過後太宰治這名字會更讓人深刻吧。

看著身旁人的側臉他就越覺得很不甘心。

先不提女朋友被搶的事情,就連一起加入的文學部,莫名其妙對方就當上了部長,難道不是靠顏值嗎?

不對不對,說他靠顏值不就間接承認他長得好看嗎?

不!他才不承認。

當他內心百感交戰之時,身旁的人用著食指點了點他的大腿。

「中也。」

「幹嘛。」

「別再看我了,我的臉就要被你看穿了,還有,我會害羞。」眼見他故作嬌柔的模樣中原中也翻了翻白眼,內心大吼著。

“夠了,我想回家。”

------------ -------------- ------------- 

優美的燭光下中原中也面無表情地看著坐在對面調戲著服務員小姐的太宰治,目光一轉又看見坐在四人位的家長們,他就一股腦想回家。

這什麼情況,就算是說兩家庭的聚餐好了為什麼要分桌坐?

分桌就算了為什麼是這樣的分法,還有我很餓啊,眼前那位可以先讓我點餐嗎?

各種吐槽在心中不對膨脹著,中原中也真的很想把太宰治對折再對折。

也許是自己的目光真的太扎人,太宰治終於點完餐,當中原中也準備開口時那服務員小姐居然說了句:「這些餐點就好了對嗎?稍待為您送上。」

「欸,太宰?我還沒點吧?」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服務員小姐離開他一臉狀況外。

「我幫你點好了,想說你都不開口所以我只好幫中也點了啊?」他一臉無辜中原中也覺得自己的血壓一定突破天際了。

「你這傢伙到底幫我點了什麼?」

太宰治倒笑了笑。

「放心吧,中也喜歡吃什麼,討厭吃什麼我一清二楚喔。」

這句話讓中原中也更悶了,突然發覺似乎每一次跟太宰治吃飯好像從來沒有點過餐。

悶著的他只好拿起水杯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起了檸檬水。

又是一段沉默,他不知道與對方說些什麼好,隔壁桌的家長們倒是已經聊到不亦樂乎,怎麼就有這麼多話聊呢?

不知道太宰治怎麼想的,中原中也就怎樣也不肯想話題。

當然太宰治也已經習慣了,他們就這樣沉默地等餐送上桌各自滑著手機。

當餐點送上桌時看著那滿滿的一桌菜餚中原中也真的無話可說,並不是太感動,而是被氣到無話可說。

全部都是他討厭吃的。

「怎麼就忘記你每次都點我討厭吃的呢!」眼前沒有一盤是他想吃的,他簡直想翻桌,可對方還是笑嘻嘻的。

「中也,這麼挑食長不高喔!」一面說著一面歡愉的幫對方夾菜到對方的盤裡。

「你!」還想說些什麼馬上就聽到隔壁桌的父親威嚴的說了一句。

「中也,修治也是為了你好。」

他想,眼前這場飯局一定是惡夢。

 

---------- TBC   ------------ ---------------------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