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戀愛吧,文學部。

戀愛吧,文學部。

 

校園PARO

之後想寫的校園愛情浪漫故事(?)。

連正文都沒寫就寫的番外(到底想幹嘛

反正也不一定會寫正文,就當獨立的短篇吧>< 

我只是想趕個情人節賀文而已(趕流行(??? 

 

防爆線--- 

 

雙黑&新雙黑的場合。

雖然主要應該是太中(???? 

 

 

------- --------- ---------------- 

「諸君!今天是情人節,我們去聯誼吧。」

發聲的是文學部社長津島修治,筆名為太宰治。

太宰治這名字因他所寫的小說太為暢銷以致本名幾乎被筆名所取代。

而他也無所謂,反正津島修治或者是太宰治,不管哪個名字都是他,如同他的生活一般自由恣意。

無視眾人無視的眼光他知道至少會有一兩個人聽他說話,也就繼續說了下去,自以為開出了優良條件。

「對象是網球部的少女們喔。」

“網球部少女?他們可以用臂力打飛你好嗎?”

眾人內心又是一陣吐槽。

此時,身為後輩的銀髮少年緩緩舉起右手準備發聲。

「呃……太宰前輩……」

「發言舉手,什麼事?敦君?」

這會兒中島敦總算把手給舉直了。

「為什麼情人節要去聯誼啊?不是應該是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度過嗎?」

「……」

「……」

在場的社員皺緊了眉頭,當然包括了聯誼舉辦人太宰治。

而眾人雖然很想吐槽中島敦如此純潔的想法,可也只是想想並沒有人真心想開口污染這剛進入汙濁之中的可愛學弟。

而一直無人發言也讓中島敦意識到自己是否說了什麼不合適宜的話時,坐在身旁的同班同學輕輕咳了兩聲,睨了他一眼。                                                                                                                   

「我說……這很重要嗎?」

「芥川君覺得不重要嗎……。」

「我無所謂,只要是太宰前輩提出的意見,我會全力支持的。」

來了,芥川龍之介廚到不行的發言。

「所以芥川君也想去聯誼嗎?」

「如果是太宰前輩需要我的參與的話……我會去。」

「那我也去!」

「隨便你。」

如此沒營養的話大概每天都會上演個兩三次,大夥也見怪不怪的。

太宰治見兩名學弟如此自告奮勇的模樣滿意的用力點了點頭,並拿出了一本筆記本將兩人的名字寫上,一個抬眼看了看其他社員。

心理惦量著還有誰有可能參加,環掃了一下發現副社長居然不在現場,也不願徵求國木田獨步是否同意快速的在筆記本上寫上他的名字後,笑咪咪的問候本社團的吉祥物。

他帶著大大的笑臉準備接受大大的閃光彈。

「亂步前輩要去嗎?」

而收到的答案當然是。

「不去~我跟人有約了。」

----- ------------ -------------

太宰治倒也不是因為約不到人一起過情人節而舉辦這門聯誼。

只是呢,想約的人他並不想開口去約,而對方也不想與他一起渡過,這堪稱浪漫的節日。

甚至於呢……。

自己的學弟。

也就是中島敦,似乎十分想約約自已的同班同學。

想想自己也真是個好學長啊,學弟有事相求,當然兩肋插刀,但事情是否這麼順利也就難以得知。

他嘴上哼著不成音調小調,心情好得不得了。

「接下來~該去約約小矮人了?」

------------ ---------------------------------- 

社團教室裡充滿著擊倒聲,還有令太宰治有些無法接受的男性汗臭味。

這裡是柔道社,他今晚想約的人就在裏頭,可每每要進入這邊他都得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

「我說中也呀…翹掉自己的社團跑來支援這邊可不是一個秘書該做的事情啊?」

想到過去自己的青梅竹馬一同到了這間學校,原以為對方會和國中一樣一起選擇文學部,卻沒有想到在自己出版了第一本書後,對方居然一臉閃亮的說想加入柔道部,讓他楞了至少快一個小時,在一次的打賭下終於好說歹說的把對方抓進了自己的社團,也給得對方一個惡趣味的職位,部長秘書。

而這部長秘書三番兩次的翹社團,當部長的他自然也常常的跑與文學部距離至少3棟教學大樓遠的柔道部,把自家的部長秘書活捉回部。

雖然今天的本意並不是要他回社團。

「中原,你家部長又來了。」

中原中也一個漂亮個過肩摔後不悅地望向門口,不意外地看見太宰治笑得意味深長。

「我今天有留紙條說我要來柔道部的。」滿滿的不悅大方的寫在臉上,明明都有留言了,做啥又來打擾他?

「我有收到你的請假,所以我不是來叫你回去的。」太宰治依舊站在門口,一點也沒想脫鞋走入場內,而不想大聲說話的中原中也只好一臉不甘心的走向門口。

「所以你來幹嘛?」用著手背胡亂擦著滲汗的額角,目光盡量不看著太宰治只希望他快點會去。

但太宰治哪可能放過中原中也,只見他優雅地拿出手巾溫柔地為他擦汗。

中原中也第一次被太宰治擦汗時激烈反抗過,可人是很容易習慣的生物,久而久之也很自然地讓對方為自己服務,也不想想身後的那群好哥們都不知道買了幾副墨鏡又破了幾副。

「嗯~我想說今天情人節,所以好心的邀請秘書一起參加聯誼囉。」」

他就是沒辦法好好的對中原中也說話,這讓太宰治輕輕咬了咬自己的舌尖。

「……今天是情人節喔?」他一個回頭望向剛剛一起練柔道的好哥兒們「可是我今晚跟他們一起約好去吃燒肉了耶,對吧?」一邊告知順便在與那些人確認行程的同時卻看見那些好哥們眼神飄移甚至沒有給他做回應。

「他們~沒有回你耶~中也?」

「……」眾人臉黑,被你大爺那樣瞪著誰敢說有這樣的行程。

「不管,今天我就是要跟他們去吃燒肉,你要去幾攤聯誼跟我沒有關係。」反正那些女生的目標也不會是我。

中原中也內心如此堅定著。

眼看就要被拒絕,太宰治佯裝一臉沒辦法。

事實上這樣的場景早在那腦內演練過數百遍,如何化解自不是問題。

「那麼各位一起去聯誼如何,對象是網球部的女孩,我訂了大包廂呢。各位一起去吧。」

 

-------- ---------------- ---------------- 

所以說,為什麼沒人敢拒絕太宰治?

柔道部的社員們一字排開坐在包廂內,看了一眼在場唯一是文學部部員的國木田獨步被埋在網球部的女孩堆裡。

眾人想著;果然文青比較受歡迎啊!

----------- --------------------------------

燒肉店裡肉片在烤盤上烤得吱吱作響且散發迷人的香味令人大快朵頤。

中原中也大口吃著肉,而太宰治倒乖乖地將生肉片一片片放入烤盤上就怕烤來不及對面的人吃。

「為什麼我要跟你兩個人來吃燒肉啊,聯誼呢?」將口中的肉片吞下肚後,他悶悶地問著還在夾生肉片的太宰治。

「因為人太多了啊,我只好捨身將這個機會讓給你那些兄弟了,還請你吃燒肉,你說我人好不好啊?」他說得一臉委屈,這讓中原中也有那麼一丁點不好意思,可也只有那麼一丁點,想了想還是決定酸一酸太宰治,不酸他一下總覺得不太舒服。

「你不是說大包廂嗎?就這麼點人也塞不進去?」

聞言,太宰治一下子放下了手中的夾子一臉正經地看著中原中也,那一剎那四目相接令他也停下了筷子,也直勾勾的回看著太宰治。

想著對方是否要說什麼正經事,而對方也真的開口。

「我只是想說,運動社團的跟運動社團的聯誼好了,我們文學部還是跟文學部的聯誼比較好。」

沒料到是這樣的胡言亂語,中原中也後悔放下筷子浪費時間聽這樣的廢話。

「誰跟你文學部,要不是跟你打了那個爛賭,我現在也在運動社團。」又想起不好的回憶他只能用力咬著肉洩憤。

太宰治一臉無所謂的又重新烤起肉想著“反正來日方長”。

「欸,太宰。」中原中也像是想起了什麼引起了太宰治的注意,抬眼看了他。

只見對方拿出了一盒精緻透明盒,裏頭裝了一隻深藍色的鋼筆。

「這個是?」

「你都請我吃燒肉了,這個是想恭喜你第二本書出版的禮物拉。要不要?不要就算了。」說著說著覺得憋扭,就想把禮物收回,而太宰治眼明手快的捉了住那往回收的手。

「都拿出來了,還能收回去啊,謝謝你呀,中也。」成功的拿到了那盒透明盒,他裝模作樣的親了親盒身讓坐在對面的人無法直視。

「不過一枝筆而已……」雖然挑了他快一個禮拜,心想著如果對方敢嫌的話他一錠跟對方翻臉。

而當太宰治將禮物收好在包裡後,又板起了嚴肅的臉。

「那麼中也,明年,你還是要故意在這天跟其他人約吃飯嗎?」

這是自從交往後的每一年情人節都固定會發生的戲碼,不知為何中原中也就是很排斥跟太宰治過情人節,就是覺得太過於肉麻。

「當然。你乖乖等著新的戲碼吧,笨蛋。」

 

---------  ------------ --      

 

而另一頭的電影院裡,有名僵直著背不敢亂動的小老虎以及因為電影太無聊而睡得極為安穩的黑美人,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 fin  ----------  


ㄜㄜ...情人節快樂 (弱


抱歉啊,我好希望這兩對人馬快點在一起。(誰理你。

 

國木田巨巨大寫的對不起。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