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雙黑‧太中】才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四)

事前注意事項。

【貴族架空設定】是一個沒有異能的世界。

年齡操作。

20歲的太宰治。 

14歲的中原中也。

大量的犯罪性行為。(各種含意。


【雙黑‧太中】才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四) 



突然間像是想起了什麼,太宰治啊了一聲,接著巴著織田作之助不放,一臉閃耀。

「織田作?你有拿到邀請函嗎?你目前還是森家派系下吧?」

「你是指……中原家所舉辦的舞會邀請函嗎?」該死他怎麼會知道?這個應該只有森家派系的人才知道的消息。

「對對對,是小中也的生日派對喔,但小中也說他沒有邀請函可以給我讓我好失望呢。」說謊了,他只是無意間知道對方的生日將近罷了,想想也是,有錢人家怎麼可能不抓緊特別的日子舉辦舞會呢?

貴族間的惡習與慣性。

「你……想去參加派對?你不怕被那傢伙認出來?」

這傢伙真不要命了,他可是知道在太宰治想處理中原家,中原家相同的也想將太宰治處裡掉,貿然入虎穴風險太過高了,何況,當天森鷗外也會在現場,怕是太宰治化成灰了也難保不會被認出來。

「咦?放心啦,我會易容的,我好久沒參加舞會了,就帶我去嘛,織田作?」雙手環抱住退方的手臂又是嗲聲嗲氣地在對方耳畔邊吹氣,十足撒嬌的模樣讓織田作之助狠狠地推開了太宰治。

「我拒絕。」

「咦~~好過分呀~你看看他啦,安吾大人~」

「你就帶他去吧,我記得是化裝舞會,每個人都會變裝的。」默默看完常常會上演的鬧劇且將咖哩吃完的坂口安吾,此次,意外地也站在太宰治這邊的戰線上。

織田作之助揉了揉太陽穴又嘆了口氣。

「唉,怎麼連安吾都……算了!但太宰你給我聽好,一但苗頭不對就快點閃,知道嗎?」

得到心目中想要的答案後,太宰治狡猾一笑。

「當然知道~」

見到那得逞的笑容,織田作之助一扶額。

“又中計了!”

--------------------- -------------------------

在灰暗的書房裡,出現了以往很少出現的稀客。

此時的他在裏頭瘋狂地看著各式地圖,且嘴裡唸唸有詞。

「薔薇莊……薔薇莊……沒有啊,地圖上沒有這個地方」重重闔上地圖,小臉上表現出強烈不滿。

「他是不是在耍我,隨便說一個地方打發我嗎?真是氣死人的傢伙。」

艾瑪在門外一臉奇怪的看著中原中也。

自從上次出門後中原中也就再也沒有偷偷溜出門,只是一昧的窩在書房裡看著裏頭所有的地圖,甚至於問他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薔薇莊,她並沒有聽過這樣的地方存在這城市裏,而問他在哪聽過這個地方時,卻沒有得到回答時,便又一個人躲回了書房裏。

輕輕的推開房門,艾瑪也有正事要做。

「中也少爺,老爺要你先去試試你明天舞會要穿的衣服。」

原以為中原中也或許又會賴著書房不走,沒想到卻意外的看見他想也沒想的將手中的地圖闔上且粗魯的塞回它原本的書架上。

「艾瑪,你說我是不是被騙了啊,根本沒有薔薇莊這的地方....。」臉上盡是失望,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如此想知道太宰治身在何處,浪費他好多時間窩在這充滿霉味的地方只為找尋他那隨口吐出的地名。

而艾瑪走進他的身邊,揉了揉他蜜柑色的髮絲。

「中也少爺,別太灰心,這次你生日會來很多到處旅行的人,總會有個人知道薔薇莊這個地方的,我相信那個人不會欺騙你的。」

而聽見艾瑪這麼一說,中原中也又想反駁,他微噘著嘴。

「明明又不知道他是誰,怎麼老在幫他做保證啊?」

「大概是女人的直覺吧。」

而艾瑪不敢說的是,在看見中原中也拼命的查詢薔薇莊的同時,之前一直不碰的太宰治傳聞卻一直放在身邊,且有時又會吵著要聽太宰治的事情,他便早早猜想,也許中原中也碰上了太宰治。

該怎麼說呢?縱使是他這歲數的女人,也依舊是暗戀過太宰治那小夥子呀。

「隨艾瑪怎麼說,這次的服裝有帽子嗎?」

「沒有呢。為什麼這麼問呢?」有時艾瑪覺得小少爺也太喜愛帽子了吧,連在家中也戴著帽子,每每老爺問帽子打哪來的,又讓她傷盡腦筋。

「那我可以戴我最近得來的新帽子嗎?」他雙眼發亮等著對方的回答,當然對方也沒有理由拒絕。

「唉……真拿中也少爺沒有辦法呢。」

「嘻嘻,果然最喜歡艾瑪了!不知道衣服跟那帽子搭不搭呢~」

得到允許的中原中也開心的一蹦一跳的往房間的方向走,而艾瑪卻放慢了腳步,仔細思考著剛剛中原中也那句無心的得來的帽子,並不是買來的帽子。


-----------tbc----------------------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