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織X太 --普普通通--

織田作X太宰治 


完完全全只是織田作視角



其實也只是我個人的胡言亂語



文豪織X太


--------------------------------


--普普通通--

我曾經想過當個普普通通的人。
沒有異能,也不是黑手黨,只是個平樸的青年人 。
夢想是做個能描繪人生的作家,或許有個能夠接受我理想的妻子,身邊有幾個小毛頭,甚至養了隻寵物。

可惜,不過是夢想而已。

我的人生還是只能窩在昏暗的酒館喝著廉價的酒水,沒有任何理想,一日復一日。

而煞風景帶些愉快的嗓音打斷了思緒。

『我說……你還要偷偷養那些小孩子到什麼時候?』
身邊少數之一的親友有時就是這麼的聒噪。
但…其實並不討厭。

『大概會養到成人吧…。』手中的玻璃杯裡冰塊輕輕互相撞擊著發出清脆的響音,讓人不由自主目光無法移開那杯緣。
只聽見身旁的人喀喀的笑著。

『那你也順便養我好啦,織田作,我很好養的哦~不給我吃飯也沒關係,我正巧想試試看如何餓死~』

他眼神閃亮讓人分不清那些話裡頭蘊藏幾分真心,而他聳聳了肩不以為意的吐嘈了回去。

『別傻了太宰,沒有人會願意養一個成天想著自殺的臭小鬼的。』

我想,我並不是沒有想過那樣荒唐的想法。

喜歡吃辛辣的食物,喜歡追尋奇異的事物,卻討厭追求刺激。

我每天大概都害怕著死亡。

可惜我的工作幾乎是每天在與死神賭博,只是恰巧我都幸運的賭贏罷了。

我也認真想過為何害怕死亡?
在看到身旁所親近之人的笑容時,我才明白。

死亡就再也看不到這些我所喜愛的事物了。

『咦咦咦~那你所喜愛的事物有包括我嗎?』

『也許等到你找到人生目標的那時應該就會包括了吧?』

這到底是第幾次的詢問呢?織田作也懶得去數了,但他依稀記得那傢伙撇下臉卻又露齒一笑的模樣。 

『那根本逼著要我別想自殺的事嘛…』

記得他是這麼說來著。

手上似乎漸漸失去了溫度,嗯…他現在還失去了些什麼?

『織田作!我馬上讓你治療,你聽見了嗎?』

啊…他想起來了,他失去了所有,所謂的那些他喜愛的笑臉以及信任。
甚至於眼前的……。

吶…太宰,笑吧…像以往一般露出我那不曾對你啟齒的喜愛 。
所以…笑吧,那將會是我人生後的唯一至寶。

一如你所說的,我那微薄的幸福內也有你的參與 。

雖然帶著我的任性,也請你帶著我這微妙的理想繼續活下去。


---END----


織田作TT 我毫洗翻尼TT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