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赤降 -網路交友(下)

食用注意。

小天使是個書蟲。

砂糖向。(?)

ㄜ,坑挖越大越難收尾 ㄏㄏ。



這個章節的“”代表僕赤。



---------------------------------

 

赤降 -網路交友(下) 

 

降旗君如果赤司君不只是一個赤司君,你會如何呢?


還有啊……你是不是喜歡赤司君?戀愛的那種。


那……你喜歡的是哪一個赤司君?


「什麼跟什麼啊!黑子……我不懂啊!」


他喜歡赤司君?


喜歡……跟憧憬一樣嗎?不不不,絕對不一樣啊。


這種感覺是喜歡嗎?


可是跟初戀的感覺好像又不同,不行,我必須好好的跟赤司君談談。


降旗倒在床上不停左右翻滾著,手持著手機卻不見來電,眼見時間已經快到了12點一天又將過去,可電話還是沒來。


難道赤司會騙他嗎?不可能吧!赤司可是很守信用的!


「還是真的討厭我了,拖延戰術,並不想再與我有任何交集呢?這樣也太……」過份?不對吧,過份的自己才是,是自己逃開了。


「那總給我個機會說對不起吧,對啊!既然不打來,那由我打回去不就行了嗎?」腦子一熱的他馬上撥了號碼出去,而響鈴沒響幾聲便接了通,話筒傳來那熟悉的嗓音。


來不及回應只聽見他說。


『我在你家樓下,可以為我開門嗎?』


「咦?」


降旗又再度當機了。

 

-------------**------------------------


降旗已經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在哪裏才好。


該怎麼說,雖然明天是假日但這麼突然跑來也真的太突然了吧?我的心臟無法抵抗這樣的壓力啊!


還有不是說好打電話嗎?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面對面呢?他還能釐清自己的想法啊!


對於這樣的大眼瞪小眼降旗整個人也憋得緊,好不容易開了口。


「那個……不是說打電話嗎?赤司君?」


好不容易打破沉默,赤司倒還是一派悠閒,輕輕的抿了口茶表現了以往的優雅。


「我覺得有些事當面說會比較清楚呢……突然打擾真不好意思,你會生氣嗎?降旗君?」柔柔一笑,這一笑讓降旗又慌了手腳。


那個心臟是不是漏了一拍?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會生氣呢!倒不如說我哪來的福氣……我才是,那天…很抱歉,你……生氣了對吧?」話至此,頭緩緩的低下,如同小狗做錯是一般等待主人的責罰。


赤司手指輕輕的點了點對方的頭頂,示意對方抬起頭來,正好四目相接。


「我(俺)沒生氣,只是我(僕)有些難過」


“誰難過了?征十郎?”


「我(俺)我(僕)?」


「降旗君,所謂的赤司征十郎有兩個,你會相信嗎?」


直白的話語讓降旗往後挪了一步。


而震驚的不是因為赤司的話,而是這件事黑子早就跟他說了。


「果然……」赤司臉上帶著失落,也對降旗的反應感到理所當然。


明白赤司一定是誤會自己的反應,他連忙向前也顧不得什麼一把掐住對方的肩膀,眼神直直看向對方的瞳孔,語氣倒有些顫抖。


「我喜歡你。」


四個字一個脫口,雙方都先屏住了氣息,而赤司露出訕訕的笑容回應。


「我也是。」


聽見如此玩笑式的回應降旗真想找個洞跳進去並把自己埋起來。


而話已脫口也沒法收回,剩下的只有解釋一途。


「不是,我說錯了……我要說的是……我相信你有兩個。」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那樣的告白又算什麼啊?降旗光樹你會不會慌過頭了?


「降旗君果然是個很溫柔的人,那你是要收回你喜歡我那四個字換成你相信我嗎?」


「我……」


「開玩笑的,今天我今天來只是想跟你說,謝謝你相信我。我(僕)也為此高興,那麼打擾了,有機會再見。」赤司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準備起身離去,而一臉混亂的降旗伸出手緊緊抓著對方的衣角不放。


「不對,我不是要這樣打馬虎眼的!赤司君,你這樣我會很難受的!我可能又會為了你而沒法好好生活。」


「有這麼嚴重嗎?我們不過是朋友關係。」


「赤司君……我似乎不只想跟你是朋友關係,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對我毫無保留嗎?」聲線顫抖著,緊抓的衣角的指節出力得泛白。


而赤司卻忽然間蹲下身主動與降旗平視。


「你還真是有夠狂妄呢,忘記當初如何怕我了嗎?」


冰冷的音節點醒了降旗,他記起這種感覺,發自內心的害怕感油然而生。


所有的事情全串在一起,他凝望著那不對稱的瞳色,頭一次在這個赤司的面前露出笑容。


「那個……好久不見,我終於見到你了,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end----------------------------

 


在那前往東京的路途上。

 

“我不懂你為什麼會做這種決定,你以為他會相信一個身體內住著兩個人這種事情?”


內心的聲音訴說到底有多不滿,而肇事者並不以為意。


「我相信他會接受的?只是…」


“只是?”


「我很好奇你怎麼會變得這麼膽小呢?赤司君?」


“……我勸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征十郎。”


「嗯,我打算去一趟東京。」用著輕快的語調他快步的走在道路上。


“現在?”


那是多麼瘋狂的想法?令人嗤之以鼻。


「嗯,我想面對面跟降旗君好好說清楚,並表明我的心意。」


“什麼……心意……。”


「我喜歡降旗君,你呢?」


心裏的令一個他愣了數秒,接著緩緩發出音節。

 

“哼,我比你更早以前喜歡他,好嗎?”



-------------真的end----- 


我現在只想寫交往進行式,但我的時間太少了 why一天只有24小時。

救命,有沒有腦子想什麼就會自動輸出的工具啊 (沒有


希望我惱中的番外不會忘記,結局寫成這樣真想掐死自己 。(去睡!

 

 

 

 


评论(2)

热度(29)

  1. ✿墨蒅✿咖啡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