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鑽A- 說好的畢業禮物

鑽A- 說好的畢業禮物 


CP:哲純  

     亮倉亮  但我吃亮倉辣

惡習腦補。

短短。

自爽文 GO

------------------***--------------------

鑽A- 說好的畢業禮物


畢業典禮,驪歌響起。

畢業生胸前別著即將告別校園的證明,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充滿著祝福與不捨的心情。

棒球場的大門用著鐵鏈鍊著,讓三年級畢業生露出淺淺的笑臉。

『看來想偷偷進去的念頭被發現了啊?』

『看來的確如此。』正當伊佐敷純不悅的抓著髮的同時卻意外發現前隊長衣衫還完整的穿在身上。

『誒?阿哲你的鈕扣還在啊?』

『鈕扣當然會在。難道你的不在了?』

他露出不解,這反而讓詢問的人尷尬不已。

『你那麼……受歡迎………還以為你早被剝光了……話說,你是這傢伙是故意讓我這麼說的吧?』

『不,我沒那個意思,那麼純。』他聲音沉沉的讓伊佐敷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接著襯衫被準確抓了住。

『咦!?』

“嘶”的一聲,似乎是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待回神自己的襯衫已經破了。

『你這混帳在搞什麼啊?』

『這樣你感覺比較受歡迎。』

伊佐敷純內心萬馬奔騰,他頭一次這麼想痛扁眼前的人。

『開什麼玩笑啊!我這樣等等怎麼見人啊!』

『說的也是,那我外套借你好了。』話落便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且不容對方拒絕的讓他穿上。

『哦…謝謝,不對啊,你幹嘛弄破我的衣服啊!』

『我以為你要我這麼做。』

『你是哪句話聽到我要你這樣做啊,扣子都……』

扣子?扣子呢?襯衫上的第二顆悄悄不見了,伊佐敷純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麼。

『那個,我就收下了,外套跟你交換吧。』

只見他微微撇開臉,語調不屑。

『誰要你的破外套啊,笨蛋。』


----------**----- 


而欄杆的另一頭走過小湊亮太。

『哎呀…最後一天還是逃不過強烈的閃光攻勢呢~早知道就不來球場了,都怪你哦…倉持。』

“我那裡知道啊…”

『真是抱歉了。』倉持洋一雖在心中大力吐嘈但還是自知理虧摸摸鼻頭道了歉,眼睛倒不敢直視前隊長與副隊。

『然後呢?你要我跟你來這裡,是有什麼話要說呢?』

他帶著一樣的笑容,讓對方狠狠的嚥了口唾液

『那個…亮前輩……我…』

『哦…不准對春市出手喔…他可是我弟弟。』揶揄的話一落馬上引起對方大聲反駁。

『才不會!我只想對亮前輩…呃…』

『對我?出手嗎?倉持,我沒想過你膽量還真不小。』勾起了比平常弧度更大的笑顏,倉持內心響起警報。

『那個…這個…』

『那就做做看吧。』

『咦?』

“剛剛亮前輩說了什麼來著?”

『別說澤村了,你也沒比他靈光多少。』面對於小湊亮太的毒語讓他又脫力的抓了抓自己的臉龐,想掩飾尷尬。

『那還真是…』

小湊亮介向前跨出了一步,一瞬間兩人之間的距離被對方拉近了不少。而他常吐出毒言的雙唇此時輕輕在自己耳畔輕語。

『畢業後放馬過來吧?』

----END----------


我的萬馬奔騰,翻出了五月份寫的短短,我又默默燃起來(這人記得那時剛好補完動畫,現在漫畫的劇情也走到讓我每看一話就想哭的時刻 (喔

喜歡前輩們,而原本的後輩們也漸漸成為了前輩。

又是一輪的開始。學員制最揪心了,嗚嗚嗚 ……

原本 還想寫寫克里澤 & 御降 嗯……我忘記我要寫什麼ㄌ 就算了吧 (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