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十七)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混亂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好像非常狗血注意(??

呃...雖然不想承認,人物絕對崩壞注意。

(注意的事可真多

---:----:::--------:::------:::  

十七


當攝影棚的大門打開時映入堀千繪眼底的是月山習大大的笑臉。

哦?看起來十分生氣嘛。

「呦?久等了,剛好遇到難得一見的人所以來遲了真不好意思。」話雖是這麼說但臉上可完全沒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

「難得一見?有多難得呢?能難得到整整遲到了三個小時?」

「那有什麼關係呢?其實我大可以取消今天的拍攝呀?但我依舊來的不就好了嗎?」

月山習的笑臉有那麼點僵,對方說的沒錯,她有能力且能夠說來就不來。

「那我們可準備拍攝了」選擇妥協的他優雅得回過身,走向坐在一旁沙發的k-tiree,柔聲道:「久等了,她是今天的攝影,名為堀千繪。」

「久仰大名……」

禮貌性的招呼當下,金木感受到對方明目張膽的打量。

「嗯……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覺得你們似乎沒什麼反應了?我還以為你們會很消沉呢?看起來比永近英良有活力很多……好奇怪呀?你們不喜歡他嗎?怎麼……」

「你見過英!?」

「他在哪裡?」

「他看起來很消沉嗎?!」

三句不同的話語卻是同時發聲,反應激動得讓堀千繪嚇了一跳。

「你們很想知道嗎?」

「當然!」這下真是異口同聲了。

堀千繪一見三人的神情一致忍不住扣下了快門,接著語重心長。

「可惜我不知道他在哪,我只是剛好遇上了他,但我唯一能告訴你們的是,是我害得你們分開的,為了表示一點歉意,我把我剛好查到他目前所住的飯店位置給你們,所以你們可以和好嗎?」

「妳在胡言亂語什麼,妳現在的工作是幫我們拍攝不是嗎?」在一旁的月山習終於按耐不住,一把拎起了堀千繪,並在她耳邊輕道。

「不要逼我把你目前的人生毀掉。」

早就料到自己這麼一倒戈月山習絕對會氣到瘋掉,而她也早有準備。

要倒戈沒做點準備那是笨蛋才會做的事。

「嘻嘻,那是威脅不到我的喔?你要毀掉我的方式是如同毀掉永近英良一樣嗎?那可能對我一點威脅感都沒有吧?再說我也沒什麼把柄在你手上不是嗎?月山習先生。」

這話一脫出,金木一臉疑惑。

「月山先生……她所謂的毀掉英,……照片是你的傑作嗎?」金木的嗓音有些顫抖他沒想過眼前這笑得優雅的一級模特會做這種事情?動機是什麼?

「喔…照片是我拍的,但事情是他指使的,這傢伙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什麼都做得出來喔。」一聽這種質問,堀千繪立刻笑嘻嘻的接應,這下可讓月山習走到了懸崖邊,理智線瞬間斷裂。

「妳給我閉嘴!妳根本不懂,那種角色哪有資格待再他們身邊,我只是幫他們把害蟲驅趕走而已!」情緒被激到最高點的月山習爆出惡言,話落一臉無法置信自己居然在這些人面前說出了真心話。

「我想沒什麼好說的了,事情過去我不會跟你們計較了,這件事我們三個也有問題,至少我的問題最大。」白研眼直盯著一臉崩潰的月山習接著冷哼了一聲。

「只不過我沒有想到你會做到這種地步,我想研是不會喜歡你的,你還是乖乖放棄吧。」

說得也是,如果自己當初放棄英的話,那他們三個是不是現在還是朋友?

只不過現在三個人都不想只是朋友,那還真是意外的發展。

想至此白研嘴角微微勾起,覺得好笑。

而佐佐木又是狀況外又是一陣驚慌。

「蛤?月山先生?你是基佬?喜歡金木?」

這是佐佐木目前所能接收到腦子裏消化的訊息。

 

---------**--------------------------

 

我現在馬上得離開這個地方。

這是永近目前想得到的事情,一回到飯店的他立刻收始了行李,打算再來個遠走高飛。

不行,現在還不能被找到,拜託那堀小姐放過我吧,千萬別對他們三個說見過我才好!

不想見到他們,不想,不想,我真的不想……在這麼狼狽的時候見到他們。

為什麼我們會變成這樣,一定事太貪心的我所必須承受的懲罰。

如果在以前我把我自己的心情收好,我們是不是依舊是好朋友?

不知道從來就沒有什麼叫做早知道。

我只知道我們根本回不到從前。

那我是在哪一步做錯了?

原本快速收時的雙手緩緩的慢了下來,手機的螢幕恰巧因為鬧鈴而亮起,上頭的四個人正互相摟著且笑得燦爛。

「吶……我好想見你們。」

 

---------**-----------------------------------------------------

 

手指緊緊捏著手中小小的紙條深怕它一不注意就從手中飛走,如同某個擁有燦金髮色的人一樣。

毫無預警的從自己的生活圈裏靜靜消失匿蹤。

「我說金木…英真的會在這裏嗎?」看著眼前這有些破舊的小旅館佐佐木有些疑惑。

再說……那個堀千繪明明說是巧遇英的,怎麼會有英的住所地址?怎麼想都有蹊翹。

「無所謂,就算被騙也不能放過有關英的訊息。」

「但如果在不就像是中大獎一樣嗎?但如果見到面又如何呢?我現在到是有些害怕呢……」

那話並不是在騙人,金木的手微微顫抖著,他還沒想過自己該怎麼面對等等有可能發生的種種,如果英一看到他們又逃走呢?

那他可能就會一蹶不振吧。

而白研只給了他一記堅定的眼神並摸了摸他的頭。

「沒事的,就算他不待見我跟琲世,也絕對不會背向於你。」話說得酸澀,但是真心話,自己從來就沒取代過金木……從來沒取代過。

「……你們別老是往悲傷得方面想啊,說不定會感動得投向我們的懷抱也不一定啊……再說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和平競爭啊?」

這話一落下,金木露出以往的笑容,而白研眼神到撇到了一旁。

「你們就只知道排擠我……。」

正當佐佐木又想嚷嚷時,一抹熟悉的身影左右環顧的走出了飯店,拖著有些重量的行李的他走得並不快速。

此時不是驚訝的時刻,三人立刻追了上去默契的一把抓住了那拉著行李的手。

「誰?」

手一被碰觸永近連忙揮開,而視線一觸及那三張熟悉的面貌他嚇得跌坐在地,故不得丟臉的他,想用爬得逃離,卻來不及。

只見三人一人一手的伸出了右手將他提了起身。

「為什麼……」為什麼會被找到?為什麼會在這裏?為什麼你們會知道?

「你問為什麼啊?永近英良,我們是來向你討回你欠我們的東西的。」

「我?我哪有欠你們什麼東西?」這莫須有的罪名也被扣的太莫名其妙了吧?

而被如此反問的三人露出了專業的笑容,那笑容讓永近發覺事情不妙,他必須再度逃走。

可惜並不會有那樣的機會存在留給待罪的羔羊。

而審判的話語輕輕的落在耳畔旁。

 

「親愛的英啊,請你把自己分成三等份還給我們吧?」


-----------  tbc ----------------- 

終於來補了..... 

下一回就真的要結束了hahah 

真不想面對啊><! 還是沒想好要怎麼完結ry 

本來是想在17就打上end 

但我討厭奇數啊 (喔是喔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