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日月-雙子不同體

就只是想寫寫雙子 ry (欸


SXM →→→各種涵義(## 


-------------------


日月-雙子不同體



世上人都說雙胞胎有心電感應。因為待在一起的時間不止出生後,甚至在母親體內就一起生活著。

一直不停的分享彼此所擁有的。

就算不說話,不交談,也能清楚明白對方在想什麼。

不止長相,性格,氣質,思想,甚至喜歡的人事物也絕對相近。

真的是這麼嗎?

別府日彥偷偷將視線瞄向自己的雙生兄長 。的確,長相是還滿相近的。但性格....氣質什麼的,根本是兩碼事。

『結果還是不一樣嗎?』

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彼此的不盡相同?

明明以往的平常,也一日一日變得不尋常?

【月彥你有發現我的煩惱嗎?我們不是擁有心電感應的雙胞胎嗎?】


- 雙子不同體 -


〈我想讓強羅打我巴掌。〉

這句話的確震撼了別府日彥,他從沒想過一直和自己想楚這麼多年的雙生哥哥有這樣病態的興趣。

但重點不是這個,自己私下不小心偷偷想像了如果強羅打了月彥的畫面。

該怎麼說,那一瞬間自己突然很生氣。

“喀嚓”清脆的剪刀聲又一支松的細小枝葉掉落。

「果然不行,就算是強羅,如果真的打月彥…我果然還是會生氣。」

“喀嚓,喀嚓”的聲音不斷響著惹來身旁原本認真寫著毛筆字的人微微蹙起眉頭。

「日彥?怎麼了?整株松都要被你剪禿了…」

定眼一看,松還真的要禿了連忙放下剪刀。

「那個…月彥,你喜歡被人打巴掌嗎?」果然憋在心底並不適合別府日彥何況是面對自己的親身哥哥,有些事還是問清楚比較好。

只見對方淺淺一笑。

「也不是說喜歡被人打巴掌,而只是想被強羅打巴掌吧?」

「為什麼?」這真的太奇怪了,自己能理解自己因為喜歡強羅所以想把對方綁在身邊,但其實這種心情對月彥也是一樣的。

「因為我喜歡他阿,日彥能理解吧?我們都喜歡強羅,不是嗎?」

別府月彥帶著一貫的語調向別府日彥解釋,也把問題的我改成了我們,這讓別府日彥有些不快,他悶悶的說。

「月彥,我覺得我似乎跟你不太一樣。」

------

一覺醒來,別府月彥便發現身旁空無一人,原本都會賴著床不肯起來的人居然悄悄消失了。

這可是一起生活來的第一次,這情況讓他有點慌張。

「昨天我說錯了什麼嗎?」低下眼簾,他仔細思考著,但怎麼想也想不到哪邊錯。

帶著凌亂的思緒,手輕輕撫過早已失去主人體溫的薄被。

「我還以為我是全世界最懂你的人。」

結果我們誰也不懂誰。


而一早便溜到學校後花園的日彥帶著後悔的心情無力的趴在桌上,嘴裡唸唸有詞。

「我一定是個笨蛋,到底在鬧什麼彆扭,月彥一點錯也沒有啊…。」

只是感到有些寂寞明明自己把月彥跟強羅放在同樣的位置。

不不不,可能月彥的位置還比強羅哥一點。

可是月彥怎麼可以把我放在比強羅的位置還低呢?

怎麼可以?明明我們就像命運共同體一樣,難道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想嗎?「月彥你這個笨蛋!害我失眠一整晚……睏死我了……」

嚴重失眠的他帶著喃喃自語緩緩的進入夢鄉。

迷霧裡他看見一抹身影,他認得他。

他是自己的雙生兄弟,自己視為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們擁有相似的臉龐。

他強迫自己開了口發出了略微沙啞嗓音,像似在壓抑什麼。

「我說月彥!你到底喜歡誰啊?我跟強羅選一個!」

什麼跟什麼啊?那是我說的話嗎?

「我當然最喜歡你啊,日彥,你不也是這樣想的嗎?」

哼,果然月彥想個跟我一樣。

「但是,日彥你其實不喜歡我吧?所以我為什麼一定要喜歡你呢?你也不懂我……」

眼前的月彥臉上帶著十分傷心的表情,而手往前想拉住對方的同時對方卻已消失在自己眼前。

他痛苦的嘶喊著。

「你才不懂我……笨蛋月彥!」

手指本要觸及對方的髮絲而在聽到這一句夢話而又收了回來。

他抿了抿唇將肩上的飛鼠放在熟睡著的日彥頭上。

「噠噠恰我要回家了!你等等叫醒日彥。」

「等一下,那上課怎麼辦恰?」

「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我會請假的,記得在上課前叫醒日彥喔。」

而被夾在兩兄弟情感之間的噠噠恰雙手插在胸前。

「好想念尊達大哥啊 恰。」


---

別府月彥一時的衝動便走回了回家的路途上,結果好巧不巧的遇上了住在對面的強羅。

明明平時見到自己仰慕的心上人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能擠出笑容的他,此時卻還是眉頭深鎖,只是點點了頭便想回到家中。

「那個…」心思慎密的強羅一見對方的表現有些怪異便忍不住出聲叫住了他。

「什麼事情呢?」糟糕,怎麼會被叫住,果然沒有好好打招呼很沒有禮貌嗎?被討厭怎麼辦?

「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呢?你弟弟呢?」

「原來是想問日彥的事情啊……我好像不小心讓他不高興了所以……」這種事情跟強羅說好嗎?明明是自己跟日彥的事情。

「這樣啊,兄弟吵架是難免的,希望你們快點合好,都是看著你們兩個同進同出的,突然間只剩一個人有點不習慣,不過,就像我跟我弟弟也不是一直都黏在一起,有基他現在自己也有朋友了,想想還有點寂寞呢。」

「你也會覺得寂寞嗎?明明這麼強……」原來不是只有我覺得寂寞嗎?可是強羅說的也對,說不定未來日彥也有自己的生活圈,不再需要我的日子那我該怎麼辦呢?

「這跟強不強沒有關係啊,只要有感情都會感到寂寞的,像我現在跟你聊天就稍微沒那麼寂寞了,這樣吧,如果你們兄弟檔合好的話請務必一起來我這邊泡澡吧,這兩張泡澡券給你。」

看著眼前的兩張券他露出微笑,小心翼翼的雙手接下。

「謝謝你,我果然很喜歡你。」

「咦?」

「啊…是仰慕的喜歡!」別府月彥原本白皙的臉頰一下子紅了起來,連忙解釋。而對方也會心一笑,伸出手輕輕的拍了他的頭頂。

「我也喜歡你喔。希望你快點……」

「你們在做什麼?」別府日彥一下子插入兩人之前。

他看見了,自己仰慕的人剛剛是不是打了月彥?

且他是不是說了喜歡月彥?

「日彥你怎麼沒在學校?」噠噠恰在做什麼?

「月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們不是要一直在一起嗎?你騙我嗎……」也許做了那場噩夢,又看見這樣的場景他眼眶一片濕熱

。別府月彥已經很久沒見到弟弟如此不安的模樣,而原因還是因為自己,一下子激動的擁抱住對方。

「那個抱歉,謝謝你的溫泉券!我先帶我弟弟回家了。」用著眼神向對方示意,接收到對方也點點了頭便就這樣邊抱著別府日彥邊走著回家。

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他想著。

“其實我們都是一樣怕寂寞,對吧,日彥。”

雙胞胎不一定有心電感應,只是彼此的羈絆比任何人更強些罷了。

雖然不知道緊擁的身軀何時會分離,但如果那天可以永遠不要到來那就好了。

「我是不會拋棄你的喔,日彥,因為你是我最親愛的弟弟。」

 那如同是催眠自己與日彥咒語。


--------fin ---

OH!雙子萌翻了TTT 

下一集緊張死我了TTTT (喔是喔  

好想買壓克力阿><!!!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