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薰嗣- 遺忘

看完Q的觀後腦補 (!!?

其實是兩年前的古物了,最近被我翻出來hahah

先放上來不然又會默默不見 (整理硬盤好嗎 


裡面滿滿對Q薰的愛 (喔是喔 

哭哭真嗣萌TTT 但請不要哭TT 


----------------------------------------------

薰嗣- 遺忘 



或許…我這個人在世界上,沒有存在的價值?

我不明白我可以做什麼?

縱使每個人覺得我能駕駛EVA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但除了發生悲劇,根本什麼好事也沒發生。

期盼著誰能注意到我,期盼著父親能稍微看見我的存在,期盼我的人生可以不那麼孤獨,期盼著……。

眼睛張開印入眼簾的依舊是那熟悉的天花板,眼睛暫時無法適應日光燈的光線,微瞇著。

「什麼時候醒來的光景會不一樣呢?」

碇真嗣痛苦的摀住臉。

「早安啊?真嗣君?」既陌生又熟悉的聲線讓碇真嗣瞪大眼往聲音來源望去。

是一個男子灰髮、紅眼、皮膚白皙到不正常得男子,臉上帶著無害的笑容。「不是…零…嗎…?」

「不是喔…我是薰…渚薰。」

「渚…薰?」又是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那個…我們在哪裡見過嗎?」

「你覺得呢?」帶著神祕的笑容,沒有正面回答碇真嗣。

稍微不愉快的皺著眉,努力思考著到底在哪裡見過對方,可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

「不用想了…我們沒見過面!但我一直都看著真嗣君喔。」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碇真嗣愣著。

一直被注視嗎?有人注意到我?真的嗎?

「為什麼?會看著我?」不能明白。

「因為是真嗣君,所以我會一直看著的。」

渚…薰君…到底是在哪裡見過呢?

一定有見過…一定…?

經過了兩天,世界已經不是之前那樣,暫時不用在駕駛討厭的EVA,這裡暫時不會被使徒入侵,這是渚薰君跟他說的,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是相信他的。

異常相信,到底是為什麼?無解,沒有答案。

經過一道走廊,看著窗外,外頭是一片藍天。

「好像…很和平」手指劃著玻璃的紋路「其他人去哪裡了呢?」

也該覺得奇怪了,除了有時可以看到渚薰的身影,但其他人連個影子也沒看見。

這裡就像是只有自己跟渚薰的世界一樣,冷清的可怕。

叮叮叮單聲琴鍵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鋼琴?」順著聲音走,不意外的看到渚薰閉著眼睛用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琴鍵,不曉得是不是發現自己的存在,緩緩的張開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纖長的手指敏捷的敲彈著,奏出旋律。琴聲很澎派,像是混合了所有情感。快樂的、悲傷的、憤怒的、無奈的、各種自己能及的感受。

渚薰彈琴的身影,很美。像影片裡的演奏家一般,那樣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眼淚緩緩的滑過臉頰。在那單薄的背脊下,到底背負多少的事情?渚薰君到底隱瞞自己什麼事情呢?明明連這琴聲也令人感到無比的熟悉,可是自己就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渚薰君,到底是誰?是自己的誰呢?

「真嗣君?怎麼…哭了呢?」眼前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彈奏渚薰,一臉憂急得看著自己,手背抹了抹掛在臉上的淚液。

「沒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真的沒事就好…」聽著自己的回答,他露出放心的表情。

接著牽起自己的手往鋼琴的方向走去。

「真嗣君?想試試鋼琴嗎?」

「不…我不會鋼琴…」眼看著被牽住的手,手上的熱度和渚薰白皙道無血色的手完全相反,很熱…很溫暖的手,意識到這點,忍不住反握住渚薰的手。「我啊?一直很想和真嗣君一起彈奏喔?」

無法拒絕,只好手指在琴鍵上試著彈著幾個音節,擔憂的往渚薰的方向看去,發現對方根本沒看著自己,反而閉上雙眼像似聽到什麼世界名曲般享受著。

「我喜歡真嗣君的琴聲,像是毫無保留的話語,真實清澈。」


渚薰是個奇怪的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人。

只有他…覺得我是特別的。

日子一天一天過,看著窗外的景色從蓊鬱的綠葉漸漸成為棕枯色的落葉直至白靄靄的雪地。

不正常啊?這個世界。

「我到底在哪裡?」沒有勇氣問渚薰,心裡頭有個聲音告訴他如果打破現狀就回不去了。

害怕著現有的一切消失,大家都去哪裡了呢?

永遠躲在這裡就行了嗎?

就行了吧?

「真嗣君?」

又是這種令人心安的呼喚嗎?不行的會沉溺…會…。

「笨蛋真嗣,快起來!」

明日香?

「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裝睡就可以躲避一切嗎?」

什麼…裝睡?我明明醒著啊?

「妳在哪裡?明日香?」

仰頭向上望,開口喊著。

「碇…君…?」

零?

大家都在嗎?

混亂的思緒一下子沖上腦,感覺四周扭曲。

「真嗣君…」溫柔的聲線再次襲來,伸手摀住耳朵。

明白了,那是不切實際的聲音。

「對不起…明明想給你幸福的,果然我還是沒有辦法。」

幸福?給我的?

「還是想把你留在這裡…但是已經被找到了,真嗣君自己也很想回去吧?縱使那是讓你痛苦的世界,但在那裡…你擁有的比我給得還要多,對吧?」

聽不懂,我什麼也聽不懂!渚薰君再說什麼?

「相信真嗣君一定沒問題的,我會一直注視著真嗣君的,即使在你看不見的地方,雖然感到有點寂寞…」

「什麼…?」

渚薰的脖子上多了一樣東西,黑色的裝置,鮮明清晰的記憶一下子湧起。聲線顫抖著。

「那…個是…」

「我們會再見面的,真嗣君。」

「等等…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問你…」

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回應自己的只剩下眼前一片鮮紅。渚薰君?討厭的鮮紅色…忍不住厭惡的心情,他閉上了雙眼拒絕眼前的一切。



「唔…」再次睜開雙眼,眼前是深藍的天空還有幾片雲朵,微風拂在臉上。「終於醒來拉!小鬼真嗣!」

明日香的聲音有力的竄入自己耳內是明日香,這裡是?緩緩的爬起身,自己身穿得不是制服…是EVA的戰鬥服,他認得這件戰鬥服,不只他穿著這套…還有另外一個人。

那個人是…是…他記得他擁有一頭灰銀的短髮、亮紅的雙眼、以及溫柔的笑容…他是…他是…

「嗚…嗚…」哀傷的情緒無法克制開始嗚鳴。

看見碇真嗣突然開始哭了起來,明日香措手不及。

「你幹嘛啊?」

「啊…啊…為什麼…你騙我…說好會讓我幸福的!你這個騙子。」

只能放聲哭喊著,卻不知道能喊誰的名字。

想不起來,他想不起來那名曾讓自己相信的男孩究竟叫什麼名字。


他只記得他說,未來他們會再見面。


---------------FIN------------------------------------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