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赤降 -網路交友 (中)

食用注意。

小天使是個書蟲。

砂糖向。(?)

網路交友還滿危險的(蛤?


----------------------------------------


網路交友(中)


一上電車降旗有些緊張,多半參雜著期待又怕受傷害。

“如果對方是個恐龍妹怎麼辦?”這樣不禮貌的一句話緩緩飄入腦海。

他緊急搖了搖頭,將這想法搖出腦袋。

「反正是做朋友,我沒有非分之想!」像是要更堅定自己的想法他對著反射出自己影像的窗戶用力點點頭。

接著悅耳的廣播響起提醒他到站。

他覺得腿有些抖,畢竟這算他平常不可能會做的事之一,心裡盡想些等等該怎麼辦。


原宿車站並沒有因夜晚的到來而變冷清,反而熱鬧非凡,這讓降旗想找人的動力更加減少了,此時的他只能左右環顧看有沒有人看起來在等人。


然而希望落空,車站盡是雙雙對對,正思考這該怎麼聯絡對方時,有人輕輕的點了他的肩。


受到驚嚇的他一下子回過頭,映入眼裡的是他想也沒有想過的人,他帶著溫和的微笑。


「沒想到會遇到降旗君呢。」

「赤…赤…赤…赤司?」


腦袋空白的時間反而讓他又做出失禮的行為,如同在黑子的生日宴會上。
也在那天之後他就沒在見過赤司,覺得就是沒有交集的兩條線怎麼現在又交錯了起來。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主動向我打招呼啊?

看著降旗表情就像切換電視頻道一樣快速轉換著,接著忍不住輕笑了出來。


「雖然這樣說對你很失禮,但降旗君每一次的反應都很有趣呢。」


「咦?」


赤司是那樣說著帶著好看的笑容,降旗一下子臉就火熱了起來。


是被取笑了嗎?但其實真正失禮的是自己吧?明明對方都向自己招呼了,自己卻什麼也沒表示 ,那自己真的沒有禮貌透頂。


狠狠在心底訓了自己一頓,降旗決定踏出一小步,緩緩開口的他雖然聲音還是有點抖。


「那個…」


「什麼事?」


一樣完美的臉、完美的嗓音,降旗第一次覺得他有好好的察看對方,而不是在驚嚇中帶過。


「那個...赤司君這麼晚了…還在東京,是來找黑子嗎?」

「咦?不是來找黑子君的,但確實是來找人……剛好看到降旗君,嗯,對了降旗君這麼晚也來這裏也是找人嗎?不如我們一起等如何?」

聽到這樣的邀約讓降旗愣了住。

「可以問問,赤司君是在等誰嗎?」除了黑子還有哪個奇蹟世代在東京啊?快動啊……我的腦子!

原以為會聽見熟悉的名字,但赤司卻道出不確定的言詞。

「其實我也不清楚,只跟對方說我在這邊而已,然後就連絡不到對方了。」

「咦咦……所以赤司君是等不認識的人嗎?」

「是聊天室認識的,也不算我認識的就是了。」

「該不會是研書聊天室……」降旗下意識脫口而出緊接而來的是赤司不可思議的表情。

「難不成擁有那本書的人是降旗君?」

 ------*********-------------------- 

 那真的是無法想像的發展。

期待中出現的並非恐龍妹那真是萬幸。才怪!

這下連是妹子都不是了,話說怎麼自己就這麼堅定對方一定是個女生呢?

不過是男生的話也沒關係,反正聊得來嘛。

但這個對象他可沒有自信可以好好聊下去。

他可是赤司,那個完美到不行的赤司,那個讓他嚇到不行的赤司。

帶著複雜的心情將貴客帶回家,他在內心瘋狂賞自己巴掌。

怎麼不一刀劈死自己呢?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這句話所屬不假!

雖然他並非一隻貓。

「降旗君,臉色很不好……還是我來借住其實很不方便呢?」

「不,怎麼會呢!我很歡迎的……且我們很聊得來」當然是只在聊天室裏,但他並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很無禮,等等惹得帝王生氣了也不曉得會不會幫他留個全屍。

「那太好了,我想降旗君並不曉得,其實我只是代理人。」

「咦?難道跟我聊天得不是赤司君嗎?」

「嗯,他臨時不能來了,所以由我代理,真不好意思。」赤司表情有些微妙,降旗有發覺到但他覺得對方有難言之隱也不方便戳破,也許是自己的反應讓他說了這樣的一個謊。

「這樣我覺得很可惜,明明說好要一起聊書了。」嘴裏說著這樣抱怨的話語,赤司倒笑了笑。

「我會轉告他的,但作為賠償請讓我陪你聊書。」

-----------------***------------------

雖然說是給對方個台階下,但降旗越跟對方聊就越覺得其實平時和自己聊天的就是赤司本人,只是對方不承認罷了,但又有些微妙感。

「所以說那個....作者......」

結果聊著聊著降旗也開始搖搖晃晃,時間早在不知不覺跑到了凌晨三點。

「降旗君...你...」

赤司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對方咚的一聲筆直的倒向自己的懷裏並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而接住人的赤司雖然愣了住但很快的又露出了笑容。

「降旗君果然很有趣呢,對吧?」

“嗯......果然讓你跟他見面是對的選擇。”

「我可沒有想過你會在最後一刻跟我交換,你不是很期待跟他見面嗎?」

就再看見降旗從車站走出來的那一刻,另外一個自己便要求與自己交換,說真的這讓他措手不及,而“他”卻置身事外。

“面我見到了,但他如果是跟我根本連話也說不好。”

這讓赤司沉默,事實上就算是與他交談,也是讓降旗戰戰兢兢的。

但沒想到另外一個自己會如此的為對方找想,他輕笑。

「你還真改變不少。」

“......”

發覺另外一個自己並不想再與自己交談,他輕輕的嘆了口氣,手撫摸著那膨鬆的毛髮。

「還真是特別的存在呢,降旗君。」


-----------------tbc----------------

對,我又來了,本來想着絕對不要寫兩個人格ryryry

但我就是忍不住(## 

這下好,我想下篇會很長很長很長(欸

所以早知道就不要用上中下分啊(哭惹

後面我什麼都沒想,好,睡覺。


评论(8)

热度(29)

  1. ✿墨蒅✿咖啡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