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十六)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混亂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好像非常狗血注意(??

呃...雖然不想承認,人物可能崩壞注意。

(注意的事可真多

---:----:::--------:::------:::  

十六


看著廣告牆上大大的宣傳,永近英良在心中重重的嘆了口氣。

“果然到哪邊都沒法逃離有關你們的訊息嘛?”

「所以我到底該去哪裡呢?」

離開日本的他開始無定居的到處旅行,生活倒是挺愜意的,可惜卻不安寧。

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名氣到底在哪,但到歐洲地區還是被認出來,自己倒是嚇到不行。

「世界還真是小啊。」

正當喪氣,突然嗅到一股咖啡香,心想著既然沒計劃的話,還是隨波逐流吧。

順著香味他來到一間古色古香的咖啡廳,看到了自己意外到不行的人。

「社長?」

「這不是永近君嘛?真巧呢?要喝些什麼?」

中年人聲音慵懶,久久不見熟人的永近一下子眼角微微紅潤。

待香醇的咖啡放置在自己眼前時,被稱為社長的芳村也順勢坐到了他的面前。

「永近君,不打算回日本嗎?金木君他們很想你呢,雖然是沒說出口。」自然是不會說出口的,但行動上卻明白得很。

「不了,說真的,我現在到處旅行也挺自在的。」他輕啄了口咖啡卻因苦澀而淺淺的皺起眉。

事實上,他想回去,但是不行。因為不行…所以能逃多遠就多遠。

「所以請社長不要把見到我的事情說出去。」

「知道他們三個現在在這個城市嗎?」

「咦!?」

「永近君,逃避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好好面對,該如何做?我想你們會想出很好的辦法的。」

 

---------------**-----------------**-----

「好久不見了,金木君,白研君,佐佐木君。」

那是最糟糕的見面,尤其對於白研。

為什麼事務所會答應和別間事務所的人一起拍攝雜誌呢?還是個專案?

且對眼前的男人白研並沒有好感,更不要說之前的偷拍事件。

一時間不知怎麼回應時,佐佐木再一次完美呈現他的缺心眼。

「我想這是第一次見面吧?呃……該怎麼稱呼你呢?」

月山習先是一愣,接著馬上回復以往紳士的模樣。

「唉?我是T社的專屬模特敝姓月山名習,很高興能有與當紅偶像一起拍攝的機會。」

「咦咦?原來不同公司嗎?白?還可以這樣喔?」

白研露出大大的微笑,讓佐佐木突然閉上了嘴,心底冒著冷汗直想著自己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

「琲世,這個問題我也想問問月山先生,是用什麼管道讓我們有這樣的機會合作。」

而狀況外的金木倒主動伸出手。

「希望合作愉快,月山先生。」

「當然,金木君」

當月山握上他夢寐以求的手時他心想大約是暫時不用洗手了,且在心中又幫眼前的金木背上放上了大大的翅膀。

“根本如同天使的存在”,他在心中大力讚賞著。

而白研眼神很冷,佐佐木在旁狠狠打了個機伶。

“白很討厭他,絕對。”

「研…先去補妝吧。」白研不著痕跡的把金木的手拉離對方,之後抬眼看著對方「那麼先走一步了,月山先生希望合作愉快。」

看著白研快速牽著金木離開佐佐木也只能對月山點頭示禮後也快速跟上,留下一臉意味深長的月山。

「果然有挑戰性的更加甜美。」

----------------------------**-----------------------------------------------

 

知道k-tiree在同一個城市這讓永近很不安,縱使有十成把握不會碰上面。

正當他想拐進巷子時,不巧撞上了一名女孩。

會說對方是女孩是因為體型太過嬌小,而讓他無法分辨對方的年齡,他永遠忘不了知道對方的年紀後自己有多吃驚。

「啊!不好意思!」看著被自己的魯莽而被撞倒跌坐在地的女孩他慌張的想扶起對方,而對方卻不領情的拿起單眼一下子按下快門,接著自己緩緩站起身。

「拍到好照片了!」

「欸?」被拍了?還這麼正大光明?

「沒想到可以遇到本人呢?永近英良先生,初次見面你好,我叫堀千繪,是T社的月山習,專屬攝影師。」

那真是糟糕不過的日子。

看著坐在眼前的堀千繪他想著今天是他的大難日,最不想遇上的事都遇上了,還能更糟嗎?

「所以說,今天是k-tiree和月山先生到歐洲拍攝雜誌嗎?那你現在還在這裏沒關係嗎?」

他們正坐在一間餐廳,而眼前的少女不時的拿著相機對準自己,且趁著自己不注意時按下快門,縱使自己阻止多次。

「我只拍我有興趣的東西,我現在對你,比較有興趣。」

這算什麼回答?他在心中偷偷吐了個嘈。

而堀千繪像是想起什麼事,“啊”了一聲。

「叶有給你看照片了嗎?那些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所以說啊,我果然對永近先生非常有興趣呢,尤其是在接吻時的表情。」

「妳……說什麼?」跳躍式的說詞讓永近有些跟不上,直到堀千繪拿出一張他與金木接吻的照片他愣了住。

「這張拍得最好喔,太喜歡了所以就沒有給叶了。」也許是怕永近搶了這張照片他很迅速的將照片收回包裡,接著又笑嘻嘻的。

「你是因為那些照片離開演藝圈嗎?如果是這樣我很難過也很後悔給叶照片。」

「我不懂你的意思。」為什麼會拍到?那時不是在飯店裏嗎?如果是這樣,眼前的人絕對不是單純的專屬攝影師,根本是專業狗仔的等級。

「我說你啊,可以繼續和k-tiree搞曖昧嗎?我想拍更多有趣的東西。」

「別鬧了,要你拍照片不就是要我知難而退嗎?你們T社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不是T社的人啊,只是覺得月山習很有趣才和他合作的,可惜現在我對你比較有興趣呀,所以,你回演藝圈好不好?」

「我拒絕,我也該離開,你也該回去拍攝,不小心撞到妳很不好意思,如果可以請妳裝做沒有看過我!」

莫名生起氣來的永近決定拒絕與對方談話,一轉身就離開,渾然不知在他轉身後堀千繪又按下了快門。

-----tbc+-+-----

 

場後碎碎念:


其實看到68話我已經快寫不下去了HAHAH 明明是架空的,卻還是被原作干擾 TT

雖然想快點結束,但我不想爛尾。 

就這樣想著腦子有多了好多點子真糟糕hahah 讓我結束吧ZZZ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