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赤降 Working hand in glove(上)

防爆注意

黃梗有(?) 

女裝有(?)

赤司人格(僕) 

有錢人很討人厭(才怪

****

ok? 

GO↓


--

----


--------------------------------------


赤降   Working hand in glove(上)


那大概是降旗自認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
最近街上開了間神秘的商店,開在百貨公司的地下室,許多同學去過後都說讚,以致他也十分好奇。
可他想約同伴一同去卻被一一拒絕,搞得他有些失望。
『唉?所以說為什麼不陪我去?』
『呃…因為我們也是自己去的啊…陪人去很奇怪吧?如果是女朋友就算了…嗯…』
『不過是一家店…扯到女朋友什麼的…算了,我去問問黑子好了…』打定注意的他一扭頭便往社團方向走去,留下面面相覷的同班同學。
『找籃球部的一起去感覺有點那個什麼的吧?』
『誰叫你不直接跟他說那是什麼店,他那副模樣會在門口嚇到腿軟吧?』
『……還是叫他不要去吧?我也不知道他會這麼好奇…』
同學AB突然良知發現決定讓降旗打消去那間店的念頭,只可惜他們到達籃球部時降旗以獨自回家。
一個人走在路上的降旗嘴噘著一臉不高興。
原以為明天放假所以大家一定沒事,怎麼知道每個人都已預定活動。
『哼…一個人也沒關係,我就去看看是什麼店這麼多人去。』
看著眼前的百貨公司,降旗突然覺得自己怎麼會有一個人來逛也沒有關係的想法呢?
好吧,現在突然不想了,還是回家吧。
抓了抓髮決定轉向回家,卻迎面撞上人。
『啊…抱歉。』
『說對不起比較好吧?』

-----------------------------------------------


嗯,他是乖乖說對不起了。
怎麼還再受罪?
看著眼前的赤髮男子正優雅的喫著紅茶,仿佛就只是一個人安靜的在享用下午茶壓根把對面正襟危坐的人忘了。
『那個……』看了看時間點也該回去了,差不多也是晚飯時間了。
『不喜歡蛋糕?』
『蛤?』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啊…話說原來桌上這桌是幫我點的嗎?
我能說我沒帶錢嗎!?
一進來這間餐廳他只敢碰水,其餘的就只張大眼欣賞,看起來價格不扉吶…。
『喜歡就吃掉,不要浪費食物。』
『那個…我』沒帶錢,這幾個字就是說不出口,只手緊緊捏著自己大腿上的布料,一臉憂愁。
而在降旗臉一直低低的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一舉一動早已收入對方眼底 。
赤司緩緩放下自己手中的紅茶杯,臉看向窗邊輕說。
『……賬單我付了,吃完它吧。』 

『那個…謝謝你請我吃蛋糕…。』降旗的樣子有些扭捏,而一抬眼便看到赤司正上下打量著自己,接著他緩緩開口。
『……不用謝,因為等等要請你付出代價。』

---------------------------------------------------------

降旗認真覺得自己今天應該要直接回家,而不是在路上逗留。
目前他正躲在高級服飾店的試衣間。
『老天…這種囧事也讓我遇上了,還能更倒楣嗎?』
『光樹,衣服換好了就快出來。』門外的人語調平板,感覺沒什麼感情,而降旗卻覺得這是變相的威脅。
拜託別叫的得這麼熟捻,他現在只想把剛剛吞下肚的蛋糕全吐出來。
他萬萬沒想到那蛋糕的代價會如此高,看著鏡中的自己,臉上搽著厚厚的粉,長長的睫毛,淡粉色的唇蜜,還被迫戴上美瞳,這雌雄莫辨的臉,如果被老媽看見了還不被訓一頓?
再來就是這身上價值不斐的洋裝,完美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男性特質遮掩的密密實實。
他不想離開這藏身之地,他在心中悲鳴。
接著門被刷的一聲拉開,只見赤司面無表情。
『說過了,換好就出來。』
「赤司君……」降旗真的窘到極點,要是自己真得是女孩子,此時被打開門第一件事就是報警,可惜,他並不是女孩子。

他抿著唇,手緊緊抓著裙襬,怎麼看怎麼扭捏,而赤司大大方方的上下打量後將對方拉出試衣間。

「這樣應該沒問題了,接下來麻煩你裝我女朋友裝得像點,不要讓我覺得花錢花得沒意義。」

--------------------------------------------------------------

欸欸欸,現在是怎樣啊?那是拜託人的態度嗎?再說我為什麼一定要配合他啊?

當然這些話他是沒有勇氣說的,只能在內心裏嘮叨。
「你,有聽說過最近在高中生之間很有名氣的那間店嗎?」

「咦……?你在跟我說話嗎?」剛還陷入自己的世界的降旗一下子沒辦法反應過來,而話一脫口他就後悔了,對方用著很可怕的眼神盯著他看,嚇得他站得直直的,連忙回應。

「有!我知道!」

「嗯,現在就是要去那邊。」

「呃……那跟我穿女裝有關係嗎?」

「……有。」

「好……。」拜託,跟我多解釋點可以嗎?不然也給我個理由讓我心服口服穿這套衣服啊?

降旗在心裏面不知喊了幾次的想回家,但卻只能被牽著往自己不知道的方向前進,直到走到地下室。

覺得疑惑,怎麼會有商店會開在地下室也太奇怪了吧。

「非法營業。」

「咦?」

「這間百貨公司是赤司名下的,但這家店沒有登記,所以我來盤查的。」

「怎麼會是赤司君來查……這樣也太危險了。」

「因為沒有人找到,聽說他只會招攬高中生,喏……來了。」抬了抬下顎,在不遠處有個穿著黑大衣的男子猥猥瑣瑣的朝他們的方向前進。

「請挽著我,假裝親密。」他話說得很輕讓降旗打了個哆嗦立刻將手臂盤上對方身體盡量貼近。

然後男子已走到他們面前,露出奇異的微笑。

「是同學介紹來的吧?」

「嗯,你們有什麼服務?」

「和女朋友來的話,也只有那種服務了吧?」他突然笑得猥褻讓降旗起了一身疙瘩。

等等,現在是什麼狀況,說很棒的店是這種店嘛?難怪說要帶女朋友來!?那單身來又是什麼服務?

降旗滿腦問號與驚愕卻無出口可詢問,只能乖乖的跟著對方的腳步來到一個讓人覺得不應該出現在地下室的空間。

「哦……違建。」

赤司語調很輕,估計只有降旗聽見。

「那麼休息還是過夜呢?」

「咦!?」聽到關鍵的幾個字降旗嚇到差點跳起來,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赤司,只見他一臉淡定,接著掃了一眼降旗,硬是把對方的情緒壓了下來。

而男子一臉玩趣,並消遣著赤司。

「喔呀喔呀……小兄弟是騙女朋友來的嗎?」

一聽見對方的揶揄,赤司隨口問了句。

「不願意嗎?」

當然不願意啊!?被人知道我一個大男人跟另外一個男人到這種地方夜宿一晚有多不妙啊!?

可現在的情況還是只能讓他低著頭瘋狂搖頭。

而男子見這情況,露出理解的笑容,女生嘛~總是欲拒還迎。

「一晚是5000日圓,這是鑰匙,412號房,明天中午前退房就可以了,房間有販賣機,有需要不用客氣,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

赤司拿出皮夾付了款後,將鑰匙給了降旗。

「先給你拿著。」

「好……。」為什麼要我拿啊!?很奇怪啊,我可以回家了嗎?

 

--------*tbc*----------------

總覺得寫上癮了(天啊,睡覺好嗎? 

一直想寫寫這樣的題材,然後就獻給赤降了RY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