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赤降) 算計。

防爆注意。

小天使很癡漢很癡漢很癡漢!(很重要說三次。

人物各種崩。 

練手感的產物(##


以上。


----------------------------------------------------------

算計。(赤降)

 

誠凜高中籃球部一年級,降旗光樹,背番號12號,位置控球後衛……但我不是來自我介紹的,我要說的是,我似乎喜歡上了一個人。

等我意識到時,才發現日記上寫滿了關於他的事,正覺得自己是不是變態時,我的日記已經換上了第二本。

結果到了快升上二年級我們依舊沒有交集。

 ---------------------------------------

看著窗外嘆著氣,用著手機滑著訊息。

「唉……還是去一趟京都好呢……?」

手機頁面顯示某人的部落格,裏頭寫著關於他們社團的種種事蹟。

“真羨慕实渕前輩”

每每看著他個人部落格這樣的想法就越顯明顯,但也由衷感謝有這個部落格的存在,好讓他能多明白他所在意的那位現在的生活是什麼模樣。

手機相簿內滿滿是另存的照片,他覺得自己可怕至極。

明明一開始如此害怕他,現在倒好像眼睛離不開對方。

一定是那時的那句話所施的魔法。

“有機會在一起打籃球吧?”

哪裡想像得到,自己所畏懼的人會用那種語氣與自己說話更何況邀請。

正確說,那時他會主動坐在自己身旁與自己交談,根本就如同夢境一般。

在那之後,自己像是中了邪一樣,主動問起黑子關於他的一些事情,才發覺自己與對方的差距有多遠。

不過只是偷偷看著應該沒有問題吧。

雖然早就知道這是胎死腹中的感情,只是自己意識過剩。

吶吶……赤司君,被我這樣的人喜歡上會很困擾吧?

 -------------------------------------------------

「小征人氣很高呢~」实渕忙著更新部落格接著順手拍了張赤司征十郎的照片。

「所以就這樣偷拍?」他也許有些習慣了,對於实渕玲央偷拍他然後上傳到自己的部落格接著每日對他說:“小征缺不缺女朋友呀~好多人詢問呢!”

他缺女朋友?要交似乎不難,只是目前他沒有心情做那些事。

「如果沒有小征的照片部落格人氣衝不起來呀,放心都把你拍得帥帥的!」

不是那個問題好嗎?赤司在內心如此想著。

雖沒表示不妥,但微蹙起的眉還是表示不太贊成。

「有一個人我好在意呀,這個人好像超喜歡小征的,最近還有來京都的打算,嘻嘻,如果真的來了你打算怎麼做呢?」大大方方的將手機拿到赤司面前。

赤司接過实渕的手機,然後觀看裏面的內容。

裏面寫著“覺得洛山的隊長真的很帥,很想去洛山偷看….啊 ,開玩笑的><!!玲央姐請不要介意。”

他嘴角露出完美的微笑,接著將手機還給实渕。

「我想你還是不要把我的照片隨便發佈,我覺得很困擾。」

還覺得為什麼最近鞋櫃裏的信怎麼越來越多,原來是有人在推銷他。

之前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樣好像越來越讓自己不舒服。

就算是和自己很好的隊友,也該有分寸。

而实渕也不是什麼不解風情的人,他摸了摸鼻子點點了頭。

「好吧,小征不開心,我就別發嘍。」

唉唉,看來某人會很失望吧。


---------------------------------------------------------------


那天降旗才覺得什麼叫世界末日。

实渕的部落格公佈以後不會再更新關於自家隊長的照片,因為隊長不開心。

結果一個衝動下,他已經站在洛山的校門口。

面對這個大門,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赤司的情況,他雙腿一樣不受控制的打顫著,然後後悔做什麼來這裏。

看著深鎖的大門他突然意識到,今天是假日,學校當然是關門。

「我……到底想做些什麼啊,來這裏又能做什麼?」

對於這樣的行徑他已經覺得自己無可救藥了。

就像洩的氣的皮球,他轉身準備離開,接著看見赤司正站在離自己大約有十步遠的距離,且用奇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欸……遇到了。」完全沒有巧遇的興奮感,降旗現在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


降旗一路跟著赤司走到了洛山的籃球場,赤司並沒有詢問降旗來洛山的意圖,臉上只是帶著淺淺的笑容。

這讓降旗很不安,感覺自己得不懷好意被識破。

「那個,我看我還是回去了。」天知道他說這句話花了半輩子的勇氣,只是對方似乎沒接收到他的誠意。

「大老遠跑來了……不打一場嗎?」

「咦……不…不用…我來這邊不是…….為了…嗚!痛……」天啊,咬到舌頭了,為什麼總是出糗?

「那來這邊是為了什麼呢?路過?」看著降旗的舉動他有點失笑,眼前這人總是做出讓他意想不倒的事。

「來……找人的……」

「可是今天是假日,還是你跟他有約呢?」

「沒…沒約。」拜託,別問了,雖然沒約,但已經見到面了。

見降旗慌張的模樣,赤司覺得真的很可愛。

決定使個壞心眼。

「嗯,雖然這樣想有些厚臉皮,但降旗君是來找我的嗎…?」

「咦!你怎麼會知…..」話一溜出,就算急忙遮住嘴也來不及。

「我早就知道了喔,降旗君一直偷偷在關注我吧。」

 

赤司在看見那則留言時,便發現ID很有意思。

“Kouki”沒有任何偽裝,還真是出乎意料。

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跑來了,果然讓人心急點總是成效顯著。

要說赤司,他可是天生的策略家。

「關注….我…呃…」為什麼會被發現,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住赤司嗎?

要被當變態了嗎?我什麼都還沒有做啊?

降旗表裡如一,內心的反應全公佈在臉上,結果他一個心急脹紅著臉,對著赤司說:「我好像喜歡上你了,你該怎麼對我負責?」

話一喊完,他想馬上掐死自己。

赤司張大眼看著降旗一臉錯愕,接著用手背摀著自己的唇,目光垂下。

看著赤司的神情,降旗覺得自己的一生都完了,自己到底在衝動什麼。

想當初也是自己的衝動和自己暗戀的女生告白,結果被婉拒。

現在呢?八成會被殺吧?

我還沒寫好遺書…….現在逃跑來的及嗎?

一向身體力行的他很快的起身往大門逃去,結果下一秒被拽了回來,且被抱了滿懷。

他唇輕靠在自己耳邊,用著他好聽的嗓音對自己低語。

「那我們交往吧,你覺得這樣的負責還滿意嗎?」


 ------------------------------------------------------

而在很久很久以後降旗才知道,其實自己被算計很久了。


--------------------END--- 


嗯,寫出來跟腦裏真的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情(爆

唉...湊合吧><!


评论(2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