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續-幸或不幸

巧克力向(?) 慢慢食用。

人物有沒有ooc見人見智(欸

幸或不幸的後續。(居然有

--------------------------------------------------------------------

再與佐佐木琲世成為朋友後的三個月,永近英良又再度回到了CCG。
「沒有想到永近之前也待過這裡…感覺你不像是會來這邊工作的人。」
對於佐佐木的疑問他也只能訕訕地笑著。
那真的一言難盡。
如果可以他也不會想觸碰這裡的世界,可惜他非碰不可。
「對了…雖然跟你剛認識,但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討論。」他抓了抓黑白相間的髮絲一臉不好意思。
永近心頭一緊。
是啊…全部都歸零了。
沒關係,他有自信再與對方成為摯友,且不離不棄。
「怎麼了?」
「說來害躁,看永近你很受很歡迎吶,想請教你怎麼追求自己喜歡的人?」
「……你,有喜歡的人?」如果是以前自己絕對會興奮的胡亂叫囂然後惹得對方害羞到不行。
對了,那時金木臉紅的樣子,還真好看呢…。
如果那時自己能阻止他追求神代小姐的話,我們的現今會不會稍微不同?
收回心神,他露出笑容。
「是誰呢?能讓帥氣逼人的佐佐木準特等喜歡上,是戒指的主人嗎?」
「是真戶曉。」
「誒?」

------------------------------------------------------------


有設想過所有對方會喜歡的類型,卻沒有想過會是如此貼近的人選。
連喜好也變了,有時還真的會懷疑眼前的佐佐木究竟是不是當初的金木。
但,絕對是。
這點絕對不會錯的。
他還擁有一些小習慣,可能連他自己也沒發覺,他想陪著他,補完他那三年空白的日子,結果,一接手又要拱手讓人了。
他思考著自己的情感,是不是早已超越友情。
如果是為了他,奉獻自己微不足道的生命也不算什麼,但我不想稱做愛情。
只是的單純的不能再失去他。
金木可以不依賴我,可我卻沒法不依靠金木,這是很清楚的事,一直都……。
結果他還是給他出主意了,當然是要他主動去追求,結果呢?
他們閃電交往了,還真是可喜可賀。
搞得他心情上,多重感受。
本來自己就沒什麼好奢求,老老實實的當個摯友,結果日子久了,人也跟著變貪婪。
已經不想只是朋友的這個想法持續擴散著。
「夠了哦?永近英良,想想你是誰,能做些什麼,別想那些五四三。」
每每這樣對自己說,腦子可不這麼想。
如果自己是個女的?那該有多好?
這個想法是最不實際的,卻也是最希望實現的。
但他可不想變性還啥的。
畢竟,那就不是永近英良了。

-------------------------------------------------------


「哦…你想求婚了?等等…你現在想求婚了?」
原本心不在焉的他,狠狠被捉回現實,見坐對桌的笑得眼睛都咪成一直線了,他才發覺對方不是開玩笑。
事情也發生太快?
「你們不是剛交往嗎?」
「我們是以結婚為前提……」
是多老派?永近在心中翻了翻白眼。
「那你打算怎麼做?」
嚥了口唾液冷靜等著對方的答案,緊張的神情仿佛是自己正在求婚。
「那個啊…可以請你陪我演練嗎?我實在太緊張了,沒練習一定會出糗,拜託你了。」

--------------------------------------------------------------


兩人面面相覷坐在客廳,說是要練習求婚,其實應該是試驗。
規則是這樣子的。
只要佐佐木能說到讓永近說“我願意”,那就練習結束了。
但那畫面真的尷尬不行。
佐佐木已經說到沒有話語了,永近卻只一個勁想笑,看佐佐木困擾的模樣他決定還是幫他一把。
「那個啊…不要用文言文,單純說說感覺就好?就不要拿什麼小說台詞,我覺的成功機率會高點?」
「咦?這樣啊…那我試試…」 只見他深深吸了口氣,放鬆後露出淺淺的笑容。
「我啊,愛你愛到想和你共組家庭,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你在一起,嫁給我好嗎?」
咦?等等…。
什麼犯規的台詞,這個太會了啊…。
「我……」
「還是不願意嗎?」輕輕的牽起永近的手深情的望著他,接著臉龐越來越靠近,嚇得永近閉起眼往後縮了縮,接著弱弱說了句。
「我願意。」
「真的?」
「……真的,其實你這樣很……嗯,臉太近了!」用著沒被牽住的手將他往後一推。
「好啦~你就這樣去求婚吧?不過,我可不保證能成功,畢竟我不是真戶小姐,估計你還要努力點。」
一聽自己的評語,佐佐木燦爛的笑了,原本輕牽著的手此時卻悄悄的握緊。
「謝謝你了,永近,成功了的話,請你務必當我的伴郎。」

-----------------------------------------------------------------------


我能說我的腦子跟不上現在的狀況嗎? 
看著服裝師在自己身上來回比量著。
說真的,他沒有想過自己曾經的摯友如今真的要結婚了。
閃婚,閃到他頭昏腦脹。
說好了要當他的伴郎,也不可能食言,只是沒想過這麼匆忙。
看著QS班的其他人也被量身,永近就心底舒緩些。
“還好不是只有自己一個當伴郎。”
「那個這邊加個蕾絲可以嗎?」
服裝師天來一筆的一句讓永近愣了有十秒久。
「為什麼要加蕾絲?」還在燕尾的部分,不會太招搖嗎?
「佐佐木先生希望所有伴郎身上都有些蕾絲。」她露出親切的微笑並指了指隔壁一臉黑的瓜江。
「原來是這樣啊…都不知道他這麼喜歡蕾絲……加就加吧?然後頭上,領子上也加吧?」既然是摯友難得的婚禮,他就捨命陪君子吧!

---------------------------------------------------------------------


看著一頁又一頁美美的婚紗照,他有幾次想著隔壁站著的人是他該有多好?

「這婚紗拍得可真美。」下意識的發出了讚嘆接著一道女聲輕輕竄入耳裏。

「可不是嗎?」

「欸?準新娘出現了!真的好美啊,可惜要嫁給佐佐木了,真便宜他了」毫不掩飾的讚美著臉上依舊掛著大大的笑容,可真戶卻嘆了口氣。

「是啊,真的便宜他了,明明有更喜歡他的人在,卻選擇讓他跟我結婚呢。」

「咦......」

「我就搶走他了喔,永近君。」


-----------------------------------------------------------------------

真戶的話一直盤旋在腦海裏,已經曝光了嗎?

這份變質的感情。

沒事的,只要佐佐木琲世與真戶曉一完婚,就會回到從前。

我愛的是......金木研。
「所以說......我覺得你根本在自謔。」

「唉呀,小董香不要這麼說嘛~不過感覺自己推理錯了感覺真差呢。」結果認識這麼久也沒問出那戒指到底是誰給的,當初見到第一次面看到戒指還以為早有交往對象,結過真正認識後才發覺,那個是戴心安的。

不過現在也算給了真的主人了,他真的要結婚了,恍如做夢。

「放棄吧。」

「好的。」早就放棄了。

「唉......所以你還是要去當伴郎?」

「我覺得小董香很適合當伴娘呀。」

「你可以回家了。」

「真薄情呢,記得來婚禮啊,我可是穿得很帥呢!」

「知道了,做什麼還回去CCG,真是有夠笨的。」本來想逐客的她又遞上了一杯咖啡給永近。

「不過你開心就好。」事實上她是很羨慕永近的,能有勇氣靜靜待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

「謝啦。」毫無情調的一口飲盡剛泡好的咖啡,摸了摸錢包付了錢後搖了搖手離開了店。

而他沒看見的是,霧島在他走後露出的微妙表情。

-------------------------------------------------------------------

一瞬間就到了婚禮當天,每個人都打扮得很華麗,包括永近英良自己。

他後悔了,做什麼連頭上也要有蕾絲,他是腦子纏上蜘蛛絲嘛?

「說是婚禮......更像是化裝舞會吧?」瓜江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

「有什麼關係啊,阿佐很帥啊,當然阿英也很帥。」

「廢話,我當然帥到不行。」當然如果沒有頭上的蕾絲會帥氣加倍。

「請永近先生先出去吧,佐佐木要你先去會場。」就像念稿子般,瓜江面無表情的道完。

「我知道了。」

----------------------------------------------------------------------


一步步的邁入了教堂,教堂很美,曾幾何時自已也想像過能與未來的妻子步入這樣的禮堂,牽起對方的手,輕聲的說了句我願意後用戒指將對方套牢,當然緊牽的手是絕對不能鬆開。

也是什麼時候,這未來妻子的面貌貼上了金木研的臉。

七彩的玻璃窗透著眩光打在全身雪白的新郎身上,彷彿多了雙絢麗的薄翅。當他微微轉頭看像自己時,他承認他是看呆了。

「很帥。」腦子並沒跟上嘴上的速度,無意識的脫口而出。

「你也是。」

「會緊張嗎?哈哈......。」總覺得氣氛有些尷尬,永近呼了口氣。

「當然會,腿還有點抖呢,感謝你陪在我身邊,有你在就感覺沒那麼緊張了。」「這麼依賴我?這樣可是會讓未來的妻子吃醋喔。」

「哈哈,說的也是呢,已經不能再依賴你了呢。」

「也才依賴半年多啦~無傷大雅,不說了.....等等典禮就開始了你先回新郎室吧?還是要先去看新娘?」

在過半小時,就會回歸到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的關係。

永近準備轉身離去,而見佐佐木一直沒有動作而疑惑回頭。

只聽見對方頭低低的吶吶的回應。

「典禮......已經開始了。」

「咦?」

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例如自己被吻得頭昏腦脹之類的事情。

唇舌分離時,他只聽見佐佐木對他說了句他很有印象的話語。

「我啊,愛你愛到想和你共組家庭,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你在一起,嫁給我好嗎?」

 


-------------------------------------------------------end(爆)--------------

場後碎碎念:

不管怎麼說 其實比起永研 我更喜歡研英 ^//^

最近演藝圈搞了我心煩意亂。(自己造的孽自己收 

所以先把這篇填完了。 

應該會有番外~卡在這邊我也覺得很G8。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