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十四)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混亂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好像非常狗血注意(??


呃...雖然不想承認,人物可能崩壞注意。

(注意的事可真多

---:----:::--------:::------:::  

十四


到最後永近還是沒給佐佐木一個回應,事實上不管給了什麼回應對兩人關係也沒什麼幫助。
戴上眼睛的佐佐木臉上多了份斯文,認真的直望著前方觀察路況。
車內過分寧靜覺得尷尬無比,索性開了口。
「我可以問嗎?今天你的樣子很不對勁…是跟白吵架了嗎?」
他是知道的自己這樣詢問其實越了矩,但已經輸在起跑點的他,再不主動出擊,那再怎麼掙扎也是枉然。
「咦?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從來不會和白吵架…」因為不管做什麼…白都會選擇原諒他,果然狡猾透了。
「……真強的包容力啊…。」說的也是,白研一定是在永近還對金木戀戀不捨時提出交往的,只要能在一起是嗎?
「如果要你劈腿有可能嗎?」
「……應該沒那可能」那樣對白不公平。
雖然早就沒有公平可言。
用著餘光看了眼永近,那堅定的神情讓他在心中嘆了口氣。
「嗯,開玩笑的…抱歉。」
果然什麼事情都存在先來後到,那樣說起來自己的可能性不是微乎其微?
不不不,他還沒開始先別想著放棄。
車內又將進入沈默,永近食指輕點自己的下唇。
「說起來…琲世是怎麼喜歡上我的呢?」
「誒…大概一回神,就發現喜歡上你了吧…」

「這樣啊......」
那還真是動人的情話。
----------
金木與白研兩人靜靜的待在自家客廳裡。
其實金木有很多事想問白研,可現在卻因為知道對方並沒有與英交往後全數吞回肚子裡。
白研並沒有說永近一直喜歡著金木的事,也沒有說自己與他交往的事,至於鑰匙的事也只隨便塘塞個藉口過去。
他早就在心裡決定如果金木能和永近在一起自己就會退出這場原本就不屬於自己的感情。
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過了12點,卻沒見著佐佐木的身影,他嘆了口氣。
「團體內有個異類真辛苦。」其實也不是刻意等佐佐木回家,只是自己剛剛打電話給永近並沒有被回電,而剛好打給佐佐木也是同樣的狀況。
且佐佐木的愛車難得不在車庫裡,一切總讓他覺得哪裡不對勁。
「琲世…該不會出事了吧?」金木突然一個緊張站起身時差點絆倒自己,白研眼明手快的扶穩了他,老樣子摸了摸他的頭。
「出事早就接到電話了。」
「說的也是…太過操心了呢…不知道英回家了沒……」沒頭沒尾的道出這句讓白研微微促起眉。
「研,這麼晚了想打給英做什麼呢?」
「……想為今天的事道歉而已。」
「明天也可以說,不想等那笨蛋回來了…我們先去睡吧?」
白研明顯鬆了口氣的神情讓金木心中漾起奇異的想法,腦子跟不上嘴的速度。
「白……你真的沒和英交往?」
「沒有。」
話落,門"喀"的一聲開啟,門後站著一臉錯愕的佐佐木。

--------------
一回到家中的永近早就知道金木不會待在屋子裡,但他沒想到的是大門會鎖起來。
而有著大門鑰匙的除了自己,只剩下自己的戀人白研。
白研來接金木回家,那不就被金木發現他與白研在交往的事實?
其實被發現也沒什麼……可他還是不希望被金木發現。
是否他心中還存著對金木保留的那1%的眷戀?
面對與佐佐木的告白還會說不能有雜念,那對白研不公平?
怎麼又遇上金木又不是那麼回事。
無限的循環讓人頭昏腦脹。
我喜歡金木,金木好像有點在意我,竊喜著卻已經結束。
我喜歡白研,白研用雙倍的愛喜歡著我,但我卻無法給予同樣的情感,那是否算敷衍。
在最困惑時遇上了佐佐木,對於他的告白,如果在沒有金木與白研那是多麼心動的告白。
三個相似卻不相同的三人,自己的一念之間偷偷的傷害對方。
如果喜歡要大聲說出來,那為什麼結果總是不盡人意?
手機忽然響起,是金木來電。
忍著驚愕的心情他接起電話。
「金木?」

----------------
這下連朋友可能連都做不成了。
時鐘指針滴答滴答走著,凝重的氣息纏繞整個空間,四人默默不語的坐在客廳四個角落。
如果能讓時間重來,永近發誓絕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

事情是發生在佐佐木聽見白研說沒和永近交往那瞬間,他想也不想的就揪起了對方的衣領。

接著就陷入混戰內了,兩人的嘴角明顯帶著瘀青。

「抱歉啊,英這麼晚還請你過來。」最先開口的難得是金木,而永近稍微回過神給予一個尷 尬的微笑。

說啊?說平常該說的話啊?揶揄,責備都好,說點什麼啊?

「......那個。」

「先取消明天的通告吧。」白研站起身拿出了手機走出了客廳。

錯失說話機會的永近顯得很無奈。

「是我先動手的。」一見白研離開佐佐木緩緩開口,臉上帶著淡淡的後悔神情。

為什麼會動手?原因只有一個。

明明永近帶著鄙夷自己的心情和白研交往著,為什麼白研不承認?

一個氣結下就失手了,白研的表情太可怕,現在還忘不了。

但當時自己說了些什麼倒忘了,只記得白研在自己耳邊說。

“他也不想這樣。”


-----tbc+-+-----


嘔..... 被姬友說 :他們真的在演藝圈ㄇ^^ 那他們一定不紅,不然哪有時間談戀愛?

P蛋! 演藝圈很亂知不知道阿(爆 

不然哪來那麼多八卦誹聞(說P說

腦練文就降啊,自己爽就好,雖然我好像越寫越辛苦就是了(boom

差不多該了結了OTZ

千萬不要把喜歡的人精分啊....要喜歡他的腿還是臉很難選擇的(X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