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十三)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混亂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好像非常狗血注意(??


呃...雖然不想承認,人物可能崩壞注意。

(注意的事可真多

---:----:::--------:::------::: 


十三


「研…你現在在哪裡?」

接起手機的金木聽見白研的嗓音,不急不徐讓他無法知道他的情緒。

金木沒有料到白研會打手機給他,如果和他說在英家會不會讓他亂想呢?

但從來沒有對白研說過謊的金木還是覺得說出實話。

「那個我在英家,但他跑出門了,正等他回來。」

「明天有通告記得嗎?記得早點回宿舍。」

「其實我也想回去…可是英還沒回來,所以…」

「我知道了,關於鎖門的問題嗎?」

「嗯…。」雖然是其中原因之一,但事實上還是想等永近回家。

「我去接你吧?英家的鑰匙我有…」

為什麼英的家鑰匙,白研會有呢?他心中的疑惑早有了答案,抿了抿唇。

「白…你是不是在和英交往呢?」

並沒有料想到自己會這麼直接,可他已經不想被排除在外,明明最好的兩個摯友交往了卻被蒙在鼓裡,感覺很差。

況且…假如他真的喜歡英過於利世…他想早點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但也只有對白研才有勇氣這麼直白。

電話那頭的白研頓了頓,壓低了嗓音。

「金木,我們見面在說吧。」

------------------

一個回神,佐佐木已翹了與QS的約,而現在總算看見永近露出以往的笑容而不是一臉憂愁。

「沒有想到琲世會開車呢…」

溫暖的聲線拉回他的心神,他有些害羞的搔了搔髮。

「哈哈…上次突然想學就去上駕訓班了,其實比想像中的簡單。」

還真的是學對了。

等等他在做什麼,就這麼突然把人帶到這裡?剛剛不是還在市區兜風嗎?

看著四周滿是一對對情侶,佐佐木一陣尷尬。

是真的沒想過會這樣帶永近跑來看夜景。

太衝動了,只是看到永近心情似乎不太好,就隨口要求對方陪他兜風一下,接著就到了晚上,順路買了速食就把人帶到這傳說中的約會勝地。

這樣的發展是不是太快?

佐佐木在心中無限吐槽。

而永近一繃一跳的拿出手機嘗試把點點星光收入手機裡。

「合照個吧?琲世?」

「咦?」

一瞬間兩人倚偎著然後一道閃光落下。

「唉?忘了關閃燈,嘻嘻,表情真有趣。」永近的手依舊搭在佐佐木身上,而佐佐木也順勢將頭輕靠對方肩上。

「重拍好不?」一個回頭嘴唇恰巧輕輕刷過對方臉頰。

兩人愣了一秒,接著永近跳了開。

「啊…靠太近了,抱歉啊…」

都忘記琲世很纖細的…希望不要太過介意才好。

「……嗯…。」

只回應對方單單一個音階,絕對是太錯愕了,也太令人……害羞?

手緩緩貼上臉頰,抿起了嘴。

見佐佐木的舉動永近嚇懵了,連忙解釋。

「誒誒…琲世不要這麼排斥我啊…雖然我是同志不代表我會這麼流氓……咦?」

話都還沒說完,下顎被輕輕挑起,眼前一片黑後,唇上多了份不屬於自己的柔軟觸感。

待佐佐木放開永近,他臉紅到不行,伸出手緊緊抱住對方,低聲問著他。

「你說過…不是金木也行?對不對?」

「琲世…我…」真的不是金木也行嗎?

「先不要拒絕我,我知道我太突然,但也是你把我變成這樣的,給我點機會好嗎?」佐佐木覺得自己抖到不行,這種緊張感可不是常常會有,雖然沒抱什麼希望可接下來永近所說的話可比冷水還冷。

「可是…我和白在交往。」

「什麼?」

看著佐佐木錯愕的神情,永近虛弱一笑。

「我放棄金木了,所以和白在一起…很差勁對吧?」

話落兩人沈默了一會,以為佐佐木會對自己露出鄙夷的表情結果等到的是他燦爛無比的笑容。

「差勁的是我啊,你這麼說,代表我也有機會,對吧?」

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答案呢?

「那個...」永近正想開口卻被佐佐木用食指輕輕抵著阻止。

「我暫時不想放棄可以嗎?」

連做都沒做就放棄並不符合他的個性。

「我重新說一次,永近英良,雖然你現在有男朋友?......但不能阻止我喜歡你吧?」

 



-----tbc+-+-----


我已經是混亂邪惡了otz

嘖嘖...真心不懂一妻多夫(?)是怎麼和平相處的(欸

嗚嗚嗚 除夕夜邊吃邊想 這個年真難過(閉嘴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