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十二)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好像有些狗血注意(??

些許月金注意## 

呃...雖然不想承認,人物可能崩壞注意。

(注意的事可真多

---:----:::--------:::------::: 

十二


金木坐在沙發上發呆很久,才突然發覺房子的主人跑出去了。

 

一切發生的很突然,回過神已錯過很多事情。


他望著雪白的天花板嘴裡喃喃唸著。


「不要他我有遐想的機會…意思是…英他對我…?」


突然明白什麼的金木臉上佈滿紅潮,然後將臉埋進掌心。


是我想的那樣嗎?


「英會是喜歡我的嗎?」


怎麼辦?有點開心…可是…


「英逃跑了…然後我…對於英是抱持怎麼樣的情感?」


喜歡?在意?就跟利世一樣嗎?


好像不太一樣。


一陣挫敗襲上心頭。


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誰呢?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英對白說的話

 

"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是很好嗎?"

 

一瞬間金木突然羨慕起白研。

 

“我也好想清楚的知道我現在到底喜歡的是誰…”

 

手機忽然響起打斷思緒,他急忙接起。

----×-----×---×------


現在是什麼情形?

白研面色凝重。

自己因為和經紀人有事詳談所以到了這間餐廳,在藝能圈裡也頗有名氣,所以見到演藝人員可謂依稀平常。

可他看見利世進來時並不以為意,然後發現身後跟了另外一個人。

那個人並不是金木。

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

然很想回去陪陪永近但礙於工作也只能忍忍。

但為什麼好好的情人節金木卻沒有跟利世在一起呢?

「白?你出神了哦?怎麼了嗎?咦?那不是神代利世嗎?身邊是?」

「好像是月山習…隔壁事務所的…」
想起來了,是打對台的經紀公司,為什麼利世會和他走在一起?

「咦?他們在交往嗎?這可不得了啊…」

「我想應該不是…」但如果是呢?

「我去打個招呼,難得遇到對方。」白研眼色一變隨後露出笑容。

「咦…那剛好,我去個廁所好了。」

打發完經紀人的白研,靜悄悄的往利世的方向走去。

等走到附近時卻聽見月山誇張的嗓音。

「妳是天才嗎?困擾的金木君表情真的太棒了!」

「……你的興趣有夠噁心…」


「妳的興趣也不妨多讓啊?」


「呵呵~彼此彼此,說好的東西記得寄給我。」


「當然,只是之後還是要妳幫我弄那些東西.....」

那是什麼樣的對話?為何會提到金木?又是要什麼東西?

接著他慢慢的走到兩人餐桌前,面無表情。

「咦?這不是白研嗎?真是巧遇。」利世表情並無有異,反而拿起紅酒端倪著,接著露出職業微笑。

「妳怎麼沒和金木在一起?今早他說和妳有約?」


「唉?研連這種事也會跟你報備嗎?真孩子氣。」


「……」無語的看向桌面,滿滿金木各個角度的照片以及一些看似私人的物品,而其中一件是最近金木和他說不見的手帕。


「這些是~研的東西吧?搞偷拍?非法交易?」


「別這麼說嘛?只是幫好友一點小忙而已,他可是研的粉絲呢?只是有些過頭了~」


「…月山先生?」事情好像有點麻煩。


「其實我也很想和白研君交流呢…」月山露出笑容且伸出友善的右手。

望著那希望自己回握的右手白研覺得有些可笑。


「月山先生……和你交流可以請你停止這些的行為嗎?」


「如果我拒絕呢?」


「那我和你沒什麼好交流的。」最後瞟了眼月山後接著再度將視線轉回利世身上。


「妳和研交往的目的是為了這個?」


「當然不是,我說過我喜歡他,但是呢…我覺得研心裡並不是真心喜歡我的,怎麼說呢?有些距離感。」塗著粉色指甲油的指尖輕輕撫著酒杯的杯緣,臉上滿不在乎。


「那怎麼可能?」


「吶?你和自己愛的人交往會在乎其他人發生什麼事嗎?」


「我不懂妳的意思。」


「白研…你是不是在和永近交往呢?應該是吧?這件事研察覺到了哦…他無意間跟我抱怨了哦,我想連他也沒有發覺。」


「……所以呢?這跟妳做這些事無關吧?」


到底在說些什麼?金木發覺自己和英交往,然後就不喜歡利世了?怎麼可能……除非……。


「做這些事只是順便而已,我喜歡的是研本人,不是這些附加品,給誰都可以。」


「根本強詞奪理。」


「隨你相不相信,我也差不多快膩了,不把心思放在主人身上的寵物也差不多該放生了,嘻嘻…老實跟你說了吧?今天我有和研見面,但他心不在焉的所以我們就結束約會了,但他之後卻跑去找人聊心事,而不是來找我,其實我很受傷呢…那你也該察覺了吧?研真正在意的人?你猜?研去找誰了呢?」


「別說了。」他不想承認,為什麼事情會變這樣。


他早該察覺金木的改變,他不想讓他們的關係有所改變。


而利世再度落井下石。


「你最好確認一下哦~我順便調查了一下英~他跟你在一起以前,是喜歡研吧?是把你當替代品嗎?畢竟你們長的很像嘛?」


「跟妳說不要在說了!我和英的事不關妳的事,如果妳已經對研膩的話就跟他分手,不要背著他做這種噁心的事!」


話落轉身離去,而從口袋掏出手機,按下通話鍵。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