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十)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言情小說體注意(##

---:----:::--------:::------::: 


走在路上滿滿的情侶讓金木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

情人節,難怪利世會對自己說上那番話,他是不是真的對這份感情不上心?

現在該去找利世?還是照原計劃找英談心事?

在猶豫的同時不知不覺已走到永近的公寓門口,然後按下久違的門鈴,不久門後的主人開了門,一臉歡迎。

「好久不見啊…金木」

 

那陽光般的笑容讓金木突然心跳漏了一拍,那笑容下完美的唇線弧度讓他想起之前的意外。

事實上那稱不上是親吻,只是皮膚層面上的接觸罷了,只是那觸感清晰的讓人不自覺臉紅。

實在是太過遲鈍了。

什麼時候開始會在意這種瑣事的?

「臉很紅啊?外面太冷了吧?快進來?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啊?」

無法理解此時金木在想些什麼,永近依舊熱情招呼。

「那打擾了。」

 

已經快忘記對方的屋子構造,所以到底多久沒來拜訪?

「英…你的客廳…」怎麼跟印象中不太一樣。

「喔喔…之前重新弄過了,總覺得那沙發電視桌子有點不協調…你先坐吧?我拿個飲料,想喝什麼?有酒精的飲料可以嗎?」

「可以。」

只剩酒精飲料的選擇啊…。

明明以前是氣泡飲料不是嗎?

記得英不是很討厭酒精嗎?

還真的都改變了。

「在想什麼?咖啡可以吧?」

在金木桌前放上一瓶美式咖啡,自己思考了很久還是還是不拿酒精飲料給金木了,他曉得對方的酒量差的可怕。

「嗯…謝謝,那個…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

為什麼覺得眼前的人開始陌生?

「哦…一直都會喝哦。」

才怪,只是喝了可以麻醉一些感覺罷了。

「不提那個…難得你主動來找我,跟你女朋友有關嗎?」

「……」

難得主動。連英也這樣覺得嗎?

「不說話就是默認嘍?怎麼了?感覺你們處的不錯呀?」

「利世她覺得…嗯…我太被動了」抿著嘴有些難啟齒。

永近愣了一秒接著大笑。

「哈哈哈…被嫌棄了嗎?唉…沒辦法呀,是初戀嘛…是說…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情人節…」

「誒?你知道嘛…那你不該來找我吧?」

「英…別在取笑我了!」金木壓抑著嗓音可語氣不好的音調泄漏他的不滿。

「抱歉。」

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金木嘆了口氣。

覺得一切又被自己搞砸。

「…不該對你發脾氣的,有問題的果然是我吧…就連對你,我今天也才發現我們有多麼不熟…明明是摯友。」可是卻比白更不瞭解你。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我也不瞭解你啊…所以扯平了,重點是…….你想瞭解你女朋友嗎?你現在有想去瞭解任何一個人嗎?」

永近的話讓金木錯愕。

英也不瞭解我嗎?

那現在英最瞭解誰?

已經不是我了嗎?

那我現在想了解誰?

利世?好像不是。

我現在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腦子混亂的他脫口而出的是自己始料未及的答案。

「我……比起利世…好像更想瞭解你。」

「咦!?」

「啊…我在說什麼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不能直接承認,最近因為太在意英不理自己所以才冷落利世?

不是很明顯嗎?在意英是否和白在一起不是嗎?

不行,現在什麼什麼也不能說,太奇怪了。

「…我改天再來找你吧!」突然理解自己想法的金木對於自己的心態感到害怕,連忙抓起自己的外套直想離開,而下一秒卻被永近拉了住衣角。

永近的頭低低得讓金木無法知道他現在的表情只聽見他悶悶的說。

 

「金木…拜託你了,請不要給我遐想的機會…。」

-----tbc+-+-----

碎碎念: ㄏㄏ 自爽文快要變自謔文ㄌ (真不愧是我(## 淚流滿面

需要佐佐木來調劑一下(琲世哭哭 

每次就覺得黑金的話,果然只能悲劇巴>

希望甜的回來 (土下寢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