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九)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大雨讓東京陷入一陣白茫。

自上次的錄影後,k-tiree進入了另一個事業高峰。

同樣的永近也是。

在忙碌的同時白研依舊照三餐與永近傳訊息,話題往往都只是噓寒問暖,但他不在乎只要聯繫沒斷就好,況且他相信他深愛著對方。

「白最近好像變了耶…」不敢放肆的佐佐木偷偷的與金木咬耳朵。

「有嗎?」

「有啊!他最近說話都好溫柔嚇得我都不敢跟他說話…是不是談戀愛了啊?最近也一直看著手機…你有在聽嗎?」

「啊…有,我有在聽…」雖是這樣回應著,可心神已經不知道飄到哪去了。

很在意,因為英最近很少主動與自己聯絡,但往往白都會第一時間知道英的消息。

那是個小小的心眼,結不開卻繫得越來越緊。

「白會不會是跟英在交往?」那是無意識的脫口而出。

「蛤!?金木你傻了哦?怎麼可能!永近是男的耶…!」

「……就因為是男的…。」

「咦?什麼?」

「不,沒什麼,說的也是,他們怎麼可能交往。」

這句話如同咒語般輕聲說著,而身旁的佐佐木卻摸不找頭緒。

「金木你剛剛是不是說…」

正當佐佐木打算追問時,經濟人走向前。

「研,琲世,你們該上台了哦…白已經先出去了。」

「啊…抱歉…」

「先上台吧?琲世?」

「哦…好。」

經紀人的出現讓他鬆了口氣。

「就差那麼一點就說出白研的秘密了…。」


 ---------------------------------------------------------


在k-tree成立前,原本是只有金木與白研組成的雙人團體,金木帶了同為同公司的青梅竹馬-永近英良給白研認識。

三人感情一下子好的不得了。

直到某天白研打算與他們保持一點距離,那時永近拼了命拒絕甚至生氣的不想與白研說話。

而自己是在最糟糕的時間點發現白研的秘密-指的是白研的性向。

那時的他們正值青春期,開始會對“性”感興趣。

白研發現自己對同性比異性還有感覺,所以想跟他與永近保持距離,不想這個秘密被發現,以免自己被覺得噁心、被討厭,當然也不想曝光,畢竟他在這圈子才剛起步,同性戀這個詞太犀利太具有殺傷力了。

當然永近也發現了,他卻一笑置之甚至緊抱白研,用著很溫柔的語氣對他說。

「能清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是很好嗎?」

那句話化解了所有尷尬,所以他們現在感情依舊很好。

回想起過往總覺得有些寂寞。

「好像每個人都變得不太一樣了…包括我…」


 ----------------------------------------------------------


「研有在聽我說話嗎?」

「咦?不好意思有些走神了…抱歉,利世…」

怎麼會這麼失態呢?明明久違的跟自己的女朋友約會,為什麼會心不在焉。

「最近很少聽你提到英呢…吵架了嗎?」利世呵呵的笑著,金木急忙否認。

「我們很少吵架的…只是他太忙了,所以我們很少聯絡…」根本斷了聯絡。

利世若有所思,手指輕撫著杯緣。

「其實我覺得研實在太被動了…我猜你都只等著英找你吧?」

被一語命中的金木無語反駁,只能輕輕咬著下唇。

「雖然是我提出交往的…但有時我也會覺得我們並沒有交往的感覺…能理解我的不安嗎?因為你的被動?」

「咦?我…一直給妳這樣的感覺嗎……」自己卻一點自覺也沒有。

「今天的約會也是我約的…其實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呢…」

「對不起…」

「我並不是要你的道歉,我只是想問你,你真的喜歡我嗎?有時候憧憬跟喜歡只有一線之隔,但卻是兩碼子的事情」

喜歡?憧憬?

金木腦中有些混亂,為什麼利世會在這個時候跟自己說這些。

嘴張張合合卻一個完整的音階也發不出。

「我喜歡你,但我卻無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我認為對我很不公平,我等你給我你內心真正的答案,你內心在意的人到底是誰…」

 

之後怎麼了金木一點頭緒也沒有,回過神,利世已離開咖啡廳留自己一個人在座位上,甚至連賬單都付清了,他才發現自己的失態。

「真是差勁透了。」

那是唯一對自己的感想,在怎麼樣也不能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才是。

這時候該怎麼辦?能和誰傾訴?

拿出手機,想也不想撥出了一串號碼後按下了通話鍵。

「英…你現在有空嗎?」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