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八)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永近到達餐廳時,此時的氣氛融洽到不行。

「永近?這裡這裡。」佐佐木大方的揮著手招呼著永近。

入座時,發現餐桌上滿是盤子。

「你們都吃飽了?」這盤子的數量也太誇張了吧?

「我們都還沒吃,正等著你呢…接下來呢…」

「咦?」正當永近還摸不著頭緒時,白研跟金木站了起身,拿出了暗藏在身後的麥克風,而眼前突然出現攝影師以及打光師。

「佐佐木vs永近 大胃王比賽 sart!」金木與白研有默契的一同開了白,接著畫面移到了永近,只見他捂著臉大笑。

「等一下啦,我現在是剛睡醒的狀態耶,這樣打擊我太過分了啦~」

「這樣說太狡猾了哦?永近前輩?」這下換成三人有默契的一同向永近說。

啊啊…已經進入工作模式了啊…。

永近笑了笑。

「那來吧?等等可別吐了哦?小佐佐木」接著順勢拋了出一個飛吻 。

一見那神情佐佐木一怔,瞬間臉紅。

「誰…誰會吐啊!」

 

----------------------------------------------------------


「琲世....我放棄,我吃到快吐了....」

那是睡夢中的呢喃。

一聽見床上的人有動靜原本安靜坐在沙發上的三人立刻彈了起身來到了床邊。

「這是什麼樣的夢話啊?」是不是還叫了我的名字!?

「大概是餓到在夢中吃飯了吧......我的失誤,我應該連他一起叫起床吃飯的,也不會讓他昏倒在浴室裡。」

看向時鐘已經半夜四點了,永近的燒才稍微退了下來,以這時間推算他至少也餓了一整天,聽他的經紀人說他連早餐也沒吃就直接錄影了。

自己怎麼就沒發現他得不對勁呢?只一昧的被忌妒沖昏頭,跟金木睡在一起又如何?

第一時間應該是要想道他怎麼會在這個時間睡覺吧?明明每天都精力充沛的怎麼可能拍個綜藝節目就累成那樣?

腦內滿滿的自責卻不願透露在臉上,白研又默默的將已經失去功用的毛巾換了條新的。

「其實我應該堅持帶他一起去餐廳才對。」只是當時被親了才沒堅持,只一心想去外面透透氣。

「唉?你們自責做什麼啊?連他經紀人也沒發覺啊......何況你們?不過要不是白覺得怪怪的讓我們回來看看,永近可能要躺在那裏更久了?」

那時也快嚇傻了一開浴室門就發現人倒在地上然後水龍頭一直流,不過只是暈倒沒有其他外傷還真是萬幸。

「嗯......」沒有想到這時候會被佐佐木安慰,白研一臉複雜。

 ----------------------------------------------------------

我想我缺乏包容。

明明說好的我卻沒有做到。

說好不忌妒金木研的我辦不到,我比他晚認識你,卻比他還喜歡你。

你知不知道?

我承認我趁虛而入,但我也只有這樣才能闖入你的心。

可是啊,我也喜歡金木,如果可以我想永遠保護他。

這不是很矛盾嗎?

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就算不是只愛我一個,我也想待在你身邊。

 

「唔....天亮了?」看著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白研覺的刺眼。

昨晚一夥人就這樣守著夜,想想也覺得可笑。

英呢?不知道有沒有好些?

一整晚明明還有一張床空着卻沒人去睡,全倒在沙發上靠著彼此就糊裡糊塗睡著了,還真是放縱的夜晚。

正想爬起身伸展一下已經睡到骨頭痛的身體時,卻發現身上蓋了條毯子。

在轉頭看了其他兩人身上也各有一件,他對於這毯子可一點也沒印象,再回過神浴室傳來了水聲,而本該躺在床上的永近到人不見了。

不顧不得全身疼他快速的跑到浴室前想也不想的開了門進了去。

而淋浴間的毛玻璃透出裏頭正有個人在淋浴,而裏頭的人見外頭有異狀便將水龍頭關上探出了濕漉漉的金髮。

「呦?白,早安啊」臉龐因熱氣而紅潤著他露齒笑著。

「嗯....身體好點了嗎?」

「完全康復了,抱歉啊....添麻煩了」

「不會...好了就好....那不打擾你洗澡了。」話一說完往後退了一步準備離開浴室,頭一直低低的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太衝動怎麼會在對方洗澡的時候衝進來,白皙的臉龐開始浮現紅暈。

就在快退到對方無法搆到的地方時被拉了住接著進入了狹窄的淋浴間,兩人貼近得毫無縫細。

永近仔細端倪白研英俊的臉龐笑道。

「今天才知道白也會害羞啊?」明明平常會對自己做些色色的事情。

「我沒有害羞。」

「白…我做壞事了,我吻了金木。」

還真是跳躍式的話題,但已習慣的他選擇沈默一陣子後回應。

「......為什麼告訴我?」

「因為我不想對你有所隱瞞。」

這句話無疑的很狡猾。

白研嘆了口氣,吐出了兩人之間的咒語。

「你愛我嗎?」

他閉起眼等著永近的答案,而在聽見答案之前一個輕輕的吻落下。

「我愛你,所以求你不要不愛我。」在我這世界裡,求你愛我。

那是他第一次見永近如此脆弱的模樣。

已經無路可走了。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抱緊他微顫的身驅且在他耳邊低喃。

「我永遠愛著你的,縱使你不愛我也沒有關係。」

惟有這樣的覺悟才能無私的愛著你。

 

-----tbc+-+-----


嘻嘻 截稿日延期了,可以慢慢寫了。 

雖然是這樣說啦 但我也只多了一個月ry

總覺得故事我快要無法掌握了 HE離我好遠OTZ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