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七)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金木一進到房間便發現一頭燦金髮色的主人早已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抿嘴一笑緩緩走近。

「好久沒看到這麼誇張的睡姿了…也好久沒看見你了…」

自從和利世交往後不要說見面了,連傳短訊都減少了,自己真的忙不過來。

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後也緩緩爬上了床就這麼挨在對方的身旁漸漸進入夢鄉。

 

晚餐時間一到白研依照約定來叫醒金木起床用餐,一開門他目光垂下。

「說要放棄果然是騙我的嗎?」

床上的兩人互挨著彼此那畫面和諧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收起自己複雜的心情他走向金木的床邊輕輕的搖醒對方。

「研,起床,吃飯了。」

見對方有轉醒跡象才將手收回然後用眼神示意金木順便叫醒睡在身邊的永近後便離開了房間。

不明白白研奇異的表現他轉頭面像永近動手搖醒他。

「英該起床了。」雖這麼說但他也還躺在床上。

「嗯?金木?我睡多久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眼睛一時間無法凝焦。

接著他發現他與金木靠得很近幾乎鼻尖貼著鼻尖。

鬼使神差下他將唇貼了上去。

 

時間仿佛靜止,連同空氣一起凝結。

他們就這樣雙唇輕貼著直至金木伸手推開永近。

「睡昏頭了嗎!」一推開永近的他立刻跳下了床,不敢想像被推開的人現在是什麼表情。

「……覺得噁心嗎?」雖是意料中的事,但真的發生還是有點受傷。

「這還用說嗎?為什麼要親我啊?是開玩笑?」

「……嗯,開玩笑的。因為有點好奇你的反應,哈哈哈,金木你反應真大。」扯出燦爛的笑聲令金木回過了頭,再看見那熟悉的笑臉他鬆了口氣。

「什麼啊…這一點也不好笑呢…那可是我的初吻啊…」露出些許無奈的笑容,他和利世也只到牽手的程度。

也沒拍過吻戲的他,沒有想過初吻會落在青梅竹馬的手上。

永近傻住了,他收起笑容。

「抱歉…那是要留給你喜歡的人吧…」怎麼自己就這麼情不自禁呢?後悔也來不及了,自己也多了條罪行,名為背叛。

「就當練習吧…之後也會遇上要親自己不喜歡的人這樣的事,不過現在想想初吻是英的話…好像沒那麼糟就是了,哈哈…」

「哈哈,能這麼想就好了…玩過頭真的抱歉了啊…」

「沒事,被親又不是被咬,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吧?白跟琲世不知道有沒有幫我們佔位置。」

「嗯嗯,你先去吧~我等等就到。」


 ---------------------------------------------------------------


涼水潑在臉上好讓自己清醒些,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覺得殘缺不堪。

千錯萬錯,錯的就是自己的感情變質。

喜歡上自己的摯友如此偶像劇般的劇情,身為演員的自己卻無法掌握情緒,無法演好自己的角色。

不是決定要給對方一點距離了嗎?這是赤裸裸的背叛。

「白…對不起…我明明也愛著你…」可是我卻無法不愛金木。



-----tbc+-+-----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