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 (六)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六 


感情這件事是培養出來的。

一見鍾情又如何?總是會被時間沖淡。

但一見鍾情後又加上時間的培養,那將會是怎樣的感情?

忘記是在哪本書上看見這樣的說法。

永近現在很想好好的拜讀那本書,也許可以解除現在的困惑。

他與白研交往了,老實說一切很好,其實過程也沒有什麼變化。

兩人的感情就這樣穩穩定定的。

但當他看見金木與神代出遊時,仍無法冷靜。

只能躲在暗巷卻不敢向前打聲招呼或者揶揄對方。

金木並沒有錯,有錯的人是.......自已。

 

------------------------------------------------------------------


休息室裡的k-tiree並沒有辦法休息,為了下一場的通告正做著髮型以及補妝,然而經紀人也沒閒著開始宣佈接下來的工作。

「那個,事情雖然有點突然,但明天開始一個禮拜你們要和永近英良一起參加兩天一夜的錄影節目。」

正在做造型的三人無預警的被告知,反應最大的永遠是佐佐木琲世。

「哇~被譽為死對頭的兩組人馬一起上節目,事務所還真會安排。」

「不是挺好的嗎?」金木倒有點期待,而反應最平淡的往往是白研。

「反正檯面上一樣鬧不合而已。」

「啊…還有,你們四個要睡同一間房喔…然後是兩張雙人床的四人房…」經紀人翻著手中的本子如此說道,而白研卻突然站了起身,這舉動引來眾人疑惑的目光。

「怎麼了?白?」金木有些憂心看著白研異常的舉動,明明平常最冷靜得怎麼這時會有大動作呢?還是白不想和英睡同間房嗎?

「不…沒事。」讓英和我們在同一間房嗎.......。

「那睡覺方式你們要喬好別讓永近睡地板啊?人家也是我們公司的臺柱,哈哈哈」經紀人自以為打趣的說著,而三人卻心裡想著其他事。

「那麼弄好後就出來哦,準備要去攝影棚了。」給了最後的叮嚀後,便離開休息室。

 

「嗯…一定是兩個兩個睡吧?」而佐佐木忍不住提出的問題並沒有人回答他。

 

--------------------------------------------------------------


漫步在走廊上的佐佐木一個勁陷入自己的混亂裡。

滿腦子如果跟白研睡怎麼辦?

或者跟永近睡又該怎麼辦?

「果然還是跟金木睡吧,這樣對自己最安全,等等...可是永近如果想跟金木睡怎麼辦?可是金木現在跟神代在交往耶?有可能嗎?」

製作單位在想什麼啊?做什麼要這樣?一人一間不是很美滿嗎?慌亂的抓著自己黑白交錯的頭髮,此時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造型了。

「喔...算了!到了當天在說啦!」此時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火熱的視線,接著佐佐木的肩上一陣疼痛。

「佐佐木君?你的頭怎麼了?你給我說清楚?你知道你這造型我弄多久嗎?你給我過來!」

「喔....我錯了,對不起~不要把我變成飛機頭,拜託~」佐佐木知道惹火了自己的造型師下場一定很慘。


--------------------------------------------------------------------


在飯店拍攝的節目意外的辛苦,而結束了一天的錄影的金木有些疲倦便打個招呼就往房間走去。

「等等金木!你還不能去房間!」佐佐木立刻阻擋了金木的去向而後者皺了起眉。

「為什麼?」

「因為床位…」

「我隨便都可以的。」可是我不行啊!佐佐木在心中吶喊。有苦難言的佐佐木雖臉色難看卻說不出什麼話來阻止金木回房間。見佐佐木久久不語,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沒問題的話我先去休息了,白?晚餐可以叫我嗎?」見後者點了點頭後金木再度往房間走去。

而佐佐木只能含淚的望著金木的背影漸漸遠去。

「你…太在意他們兩個了,我覺得這樣很不好。」

「誰的錯啊…?要不是你跟我說哪件事我會這麼敏感嗎?況且…」最讓他糾結的是他似乎對永近起了奇怪的念頭…但這誰也不能說。

「況且什麼?」越來越覺得佐佐木很怪異,他皺起眉。

「吼…永近他跟我說就算不是金木也沒關係啦!」

「然後呢?你怕他對你有興趣嗎?」

「那倒不是…」

他真正怕的是自己會不小心喜歡上他…。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