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五)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五 


難得的休假,只見佐佐木一個人待在房裡發呆。

每日和永近傳短訊的他只得到一個結果。

永近真的很喜歡金木。

真的會有人願意把所有思緒放在一個不會喜歡上自己的人身上嗎?

不求任何回報?

佐佐木托著下顎仔細思考著。

他突然覺得永近很笨。

明明喜歡金木卻又一直鼓勵他追求神代,是有什麼毛病?

「無私的愛情嗎?」

「你在想什麼啊?琲世?」永近的聲音毫無前兆的竄入佐佐木的耳內,他心虛的站了起身順勢推倒了隔壁無辜的椅子。

一臉壞笑的他蹲下身將椅子扶起,然後抬頭對佐佐木一笑。

「嘻嘻…想壞事嗎?」

「才沒有呢…你怎麼來了,還進來我的房間?」對?為什麼永近會出現在他的房裡?是做夢嗎?為了解除疑惑他用力捏了自己的臉頰,然後傳來一陣疼痛。

「你在做什麼啊?你不知道你靠臉吃飯的嗎?」

「沒什麼…呃…你找我?」

「找你聊天不行啊?金木跟白出門買東西了,你就陪陪我嘛?他們說你一個人在房間發呆。」

「現在就我們兩人?」然後在我的房裡?等等我在想什麼?

「怎麼…兩個人怎麼了嗎?還是怕我這同性戀吃掉你?」永近眼神暗了暗,玩心大起的他一下子將佐佐木推倒在床上。

「咦!?等等…我…?!」被壓在永近身下的他慌張的很。

「反應真可愛啊…嗯?」稍微捉弄一下沒關係吧?如此想著的永近再下一瞬間被翻了身,立場一下子顛倒。

「琲世…?」

「我問你啊!只要是男的就可以嗎?還是只能金木?」

每次行動總是比腦子來的快,還沒組織好語言就已脫出口,而等待的往往是後悔的感覺。

佐佐木的臉紅通通的,不敢直視永近的臉,何況他把對方固定在身下。

而被問問題的人愣了住,過了一陣子才緩緩開口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現在認真想想他真的非金木不可…但如果金木永遠不可能的話呢?

這是佐佐木沒有預料到的答案。

此時他將視線定格回永近身上,發現原本穿在他身上的襯衫因為自己的舉動而變得凌亂。

如果這時候有人進來一定會誤會的吧? 

甩甩頭努力的將這詭異的想法踢出腦外,他放開了永近且跳下床,他撇了撇嘴。

「笨蛋嗎你…這時候就算說謊也要說非金木不可吧!」拜託,不要隨便給人製造機會啊…。


------------------------------------------


如果說,沒有努力就沒有結果,沒有告白何談交往?

但如果兩情相悅呢?必定會激起火花吧?

是的,金木和利世交往了。

這是毫不意外的發展。

「唉呀,該放棄了吧?」看著短訊他笑著,電腦螢幕上正播映著金木與利世主演的部分。

每日和金木傳訊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一種煎熬,而今日他總算可以解脫。

心愛的人和他心愛的人在一起了,能不為他高興嗎?

「白…我打算放棄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努力過,這是一昧的在他身旁守護而已。

「放棄的話…不能考慮我嗎?」白研輕輕的摟住永近將下顎靠在他的肩頸上輕咬著他脖上的細肉。

比起金木,白研與自己更加貼近,或者該說更懂自己呢?

已經習慣了以往的親暱。

就算被當作替代品也待在自己身邊的白研是不是比金木更適合自己?

回想起佐佐木那時問自己的話語。

非金木不可嗎?

但金木已經不是非自己不可了…。

決定放棄思考,他回摟住白研。

「白…你愛我嗎?」

「愛。」

「我也愛你。」


被愛總比愛人來的幸福。是嗎?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