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四)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拍攝現場一片和樂融融,其中以k-tiree為中心,三人都被稱讚著。

而金木比較無法待在那樣的場合而選擇到茶水間想倒杯水,卻正好遇上的神代利世。

「金木君,今天辛苦了。」露出令金木最為迷戀的微笑,金木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漏了一拍,連聲回應。

「神代小姐今天也辛苦了,演技方面我真的該多多跟你學習…呃…我在說些什麼啊?」小小聲的砸舌覺得自己真的太拙了,偷偷抬眼看著利世發現對方笑得靦腆,讓他臉不自覺得紅了起來。

果然他心中的女神真的超級美,自己可能又在一次的愛上了她。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私下排練的喔,這是我的電話,有時間可以打電話給我。」利世拿出了一張便條紙上頭寫上了一串號碼遞給了一臉恍神的金木。

大約過了兩秒金木依舊沒有接過那張便條紙,利世露出疑惑。

「還是…太突然了?」

「不…真的可以嗎?輕易的把電話號碼給我…?」

「我一直很注意金木君喔,在很久以前,所以我很期待能與你有交流…啊…這樣說會不會讓你很困擾呢?」

利世話落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微笑。

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嗎?

那如同夢境般的場景。

收回呆愣的心神,金木害羞的接過那張便條紙,輕輕的回應。

「那個…其實我也一直注意著神代小姐……所以……」


----------------------------------------------------------


「天啊…每天都在癡笑耶?」佐佐木看著這樣的金木覺得毛骨悚然,而白研不可置否。

「跟自己喜歡的人傳短訊誰不開心?」

「我也想跟人傳短郵,傳給誰好?」不甘示弱的他也拿出手機開始翻閱自己的通訊錄,無奈沒有任何想法,而在此時看見了永近的號碼。

「最近都沒看見永近呢…?」自從他對自己坦承喜歡金木那天後。

「英他去北海道拍戲了。」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正在跟他傳短郵。」

「什麼啊?我也想跟永近傳!」說是這樣說卻沒有想法傳些什麼,只單單傳了句,最近過得好嗎?心想著如此無聊的問候,沒想到下一秒馬上就回傳。

上頭寫著:“北海道好冷啊?琲世新演的戲表情很亮眼呢,加油喔!”

看著這樣的回覆,佐佐木突然覺得他的世界好像哪裡改變了。

其實金木並非只有跟利世傳電郵,事實上也和永近傳著,不外乎變是說最近自己的近況,連同自己有多幸運這件事。

永近的回覆有些緩慢,也許是在工作的緣故,他是這麼想的。

直到對方傳了封與自己毫不相干的話語他才意識到,對方並不是只跟自己傳電郵。

「……英…是在和誰傳呢?」

啊啊......又來了這種想法?太差勁了!英又不是只能跟自己交流,他朋友很多的,傳錯簡訊很正常啊。

拋開了所有思緒金木決定好好睡一覺。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