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三)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糾結注意。

---:----:::--------:::------::: 

晚餐,佐佐木因為白研所說的話而搞得心神不寧,漢堡用湯匙有一下沒一下的挖著。「

琲世吃不下嗎?」永近覺得佐佐木的神情怪異。

「沒事沒事!我超餓的!咦?我怎麼會用湯匙吃漢堡啊?難怪我挖不起來…呵呵,可能工作太累了,我沒事。」

沒有想過身邊會出現同性戀,佐佐木顯得很慌亂,何況對方和自己很熟,真是最糟的情況,為什麼白研要跟自己說呢?他都不敢直視永近了!?絕對不是自己不能接受同性戀什麼的,只是太震驚了,一時無法接受而已,明明永近很受女性歡迎的,怎麼會是個同性戀呢?

在自己恍神期間永近冷不防的將手貼上他的額頭。

「咦!」

「沒發燒呀?」

下一秒佐佐木跳起了身。

「我……我去廁所一下!」說完便逃跑似的離開眾人面前。

「我做了什麼嗎?」永近的手還騰在半空一臉錯愕,而白研眼神一沉。

「是我做了什麼。」反應真的太大了。白研有些後悔跟佐佐木說了那句話,一臉抱歉的望向永近。

「白做了什麼?」對於這點金木有些好奇,但白研卻搖了搖頭並不表示透露什麼。

「我也去廁所一下好了。」永近解下脖子上的餐巾離開了座位。

------------------------------------------------------------


「糟糕反應太大了,一定會被發現的…」逃到廁所的佐佐木無力的趴在洗手檯上。

「發現什麼呢?」

「咦!?永近…呃…」

「我做了什麼嗎?還是你不喜歡我觸碰你呢?那樣的話……」

「不是這樣的!」佐佐木一個心急直接打斷了永近的話語,接著一陣扭捏。

「那個…那個…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覺得自己在那邊鬼鬼祟祟也不是好事,佐佐木決定豁了出去。

「你是同性戀嗎?你喜歡的人是金木嗎?」

永近沒有想像中的慌亂,雖然愣了一下卻還是笑著回應。

「咦…被發現了嗎?是的,我喜歡金木。但…可以幫我保密嗎?因為金木並不喜歡我啊。」

--------------------------------------------------------------

為什麼會跟佐佐木說呢?永近自己也不知道,只覺得跟他說了對方可能才會寬心吧?被知道也無所謂的。

只要不造成金木的問題就可以了。

然後就默默的關注對方就好了。

對,這樣就好。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