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 /all英】Tokyo Show Business(二)

使用注意。 
 這世界沒有喰種。 
 演藝圈設定。 
 黑金白金不同人。 
 黑金依舊-金木研 
 白金代名-白研 
 佐佐木琲世不解釋。 
 英總受注意。 

---:----:::--------:::------::: 


「怎麼樣?英他怎麼說?」白研擦了濕淋淋的白髮隨意的問著一臉悵然的金木,而金木收回心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臉。

「他說明天到事務所在聽我說。」

「咦?我還以為他也會很激動呢?」在一旁打著psp的佐佐木突然插嘴,而白研不著痕跡的踢了下他所坐的椅腳,嚇得佐佐木把手中的psp摔了出去。

「白你幹嘛啊?」

「沒事,覺得你有點吵。」

「我只說一句耶!?」金木趁著兩人吵鬧便拿著手機躲回房間裏,心裏頭總有些怪異的感覺。

看了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凌晨3點。

「果然太晚打了吧,不然英也不會急著掛上我電話,我在想些什麼呢?」自嘲的扯了下嘴角。

是誰規定朋友一定要聽自己的喜事且表示高興呢?

會這麼想得自己還真是幼稚。

「睡吧。」

-----------------------------------

第二天金木似乎有些沒睡好而永近倒一看見對方馬上跑了上去打了招呼。

「天啊!金木?有這麼興奮嘛?一晚沒睡吧?」露出以往的笑容調侃著一臉倦容的金木。「

咦…哈哈…被發現了啊?」其實並不是因為興奮而是因為太在意永近昨晚的反應…這種事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看你這麼累,你現在在去睡一下吧?趁化妝的時候,晚上吃飯我在聽你分享心得,不要看到你家女神就忘記台詞怎麼說了啊,哈哈。」誇張的拍了拍金木的背脊然後轉身離開。

「英?」看著永近的背影金木下意識的叫了住對方。

「嗯?什麼事?」

「呃…晚上吃漢堡好不好?」

「當然好啊,那晚上見啦!」接著永近的身影漸漸離開金木的視線,而佐佐木見狀偷偷的將頭靠在金木肩上。

「真稀奇,你居然會主動提說要吃什麼,明明平常都是讓永近提吧?啊啊啊啊!!痛!好痛!白你幹嘛啊!!」腰間被狠狠的捏了下,佐佐木痛得跳了起來直用手捂著被捏疼的地方,而肇事者卻摸了摸金木的頭。

「昨晚沒睡好就先去睡一下,等交通車來我在叫你。」

「嗯…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見金木走進了休息室佐佐木盯著白研看。

「你好偏心喔…。」

「……是你太白目了好嗎?」白研話一落,佐佐木一臉恍然大悟。

「你是指…金木喜歡永近嗎!?」等等…金木他不是喜歡神代利世嗎?金木不是同性戀吧?

「……你是說反了。」

「咦!?」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