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研] 共餐

什麼時候連吃個東西都是奢求?

 

嚥下最後一口的三明治,少年舔拭著嘴角,佯裝出美味的模樣。

接著一陣沈寂。

「果然還是不行嗎?」明明吃東西在過去就如同呼吸一般簡單自然。

「很完美喔,金木君」芳村店長露出如同慈父般的笑容,而原本心情低靡的金木研眼睛一瞬間亮了起來。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我終於可以再和英一起吃飯了嗎?

「你可以放心的和你的朋友吃飯了,不過記得不能讓食物在身體裡面太久。」手拍了拍金木研的肩「你明天放假吧?去約你朋友吧?」

「是!」

 

~~~~~~※~~~~~~~~~~

 

拿起手機,突然覺得似乎很久沒與對方聯絡。

深吸了口氣按下的通話鍵,連響鈴的時間也沒有,另外一頭很快的播通,接著傳來永近英良的嗓音。

「金木?哇~終於主動打電話給我了阿~想我了嗎?」

對於永近英良抱怨似的話語金木研也只能乾乾的傻笑兩聲。

「最近,英好像很少來店裡。」其實不來是好事,畢竟這樣英就不會暴露在危險中。

「哦?有點忙,就是專題做不完啊,你又不救救我。不過就快完成了,等完成我在去店裡找你吧,還有看董香妹妹~哈哈哈」

聽著這樣的對話金木研心中又多了些感觸。

明明以前也很常用手機聊天,怎麼現在卻覺得難得的可貴。

「嗯......其實我明天休假,有沒有空一起吃午餐?」是太久沒有主動約吃飯了嗎?怎麼說出的話如此生疏?

而電話另一頭也沒有回應,是不是發現自己得異狀了呢?

總總不安繞上心頭,接著話筒傳來一陣爆笑聲。

「哈哈哈,金木你是在練習如何約女孩子吃飯嗎?你在用這種方式約的話肯定要孤獨一輩子的......」

「英......」對於永近英良的揶揄他嘆了口氣,同時也鬆了口氣。「所以到底去不去?」

「嗯......這樣好了,其實呢......我最近迷上了做菜,你要不要來當我的白老鼠?」

「咦?這......」

「可以嗎?金木?」

對於永近英良的要求他顯得很猶豫,畢竟吃了要吐掉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英做的料理。

「當......當然可以,我很期待。」

完全懂得霧島董香的心情,他也想知道......英做的料理是什麼味道。

 

~~~~~~※~~~~~~~~~~

 

清晨。

金木研其實沒什麼睡,翻來覆去想的全是該用什麼樣的詞來誇獎永近英良的料理。

腳踩進浴室裡看見鏡中的熊貓他苦笑著。

 

~~~~~~※~~~~~~~~~~

叮咚!門鈴響起。

門的背後是那熟悉的人熟悉的笑容,在開門的那一剎那,有股奇異的香味飄了出來。

「等你很久啦!金木,進來吧。」久不見好友,他興奮的拉著金木研走進客廳。

「英.......你煮了什麼?」

「咖哩,嗯......聞起來很糟嘛?」

「不......我覺得很香,好像很好吃的樣子。」這是來自真心的讚美,他有多久沒有聞到美食的味道呢?

除了咖啡和人肉。

「嘿,先別被味道騙了,說不定吃起來跟本不是給人吃的呢,這個我也是第一次煮。」此時,永近英良突然瞇起了眼,一手搭上了金木研的肩「在等一下吧,不過在那之前......泡杯研式咖啡給我吧?」

「蛤?」以為對方莫名靠近是要對自己說些什麼,沒想到是想讓自己泡杯咖啡給他。

見金木研一臉呆滯,他更加靠近了,且將聲音放軟。

「不行嗎?」

低語在耳畔邊,一下子讓金木研臉紅著回過神。

「可以!當然可以!英你家還有咖啡豆嗎?」捂著臉他快速跳開。

「有~在櫃子裡。對了,我想要兔子的拉花~每次到店裡總是拿到貓咪的拉花。所以金木做給我吧~兔子的。」慵懶的倒向沙發他笑得陽光。

 

~~~~~~※~~~~~~~~~~

 

看著桌上的料理,永近英良喫著笑。

「嘻嘻......咖哩配咖啡果然十分不搭,還有啊,金木你的兔子也太像貓咪了吧?都說要兔子了......」手端起咖啡杯仔細端詳杯中的花樣忍不住吐槽,而坐在對面的始作傭者不爭氣得脹紅臉小聲嘀咕著。

「就說兔子很不好畫的......」

「好啦好啦,貓咪也超可愛的!那麼我們開動吧?」

「嗯,我開動了。」下意識的嚥了口唾液,也算給自己的一點心裡準備。

從沒嘗試過吃液態食物的他真的很怕忍不住吐了出來。

“不許吐出來,這是英的料理。”

輕輕的舀了一匙咖哩,接著含入口中後吞下。

「咦.....?好吃。」

雖然味道很奇怪,五味雜成的,卻沒有讓他想吐的感覺。

沒有反胃感,錯愕的神情一覽無遺。

見他呆滯,永近英良有些緊張。

「喂喂喂......別硬著吃,不行就吐掉吧。」

「不......好吃,真的很好吃,英你真厲害!」說著說著又舀了兩三匙塞入口中。

「太好了,喜歡的話下次在做給你吃吧!」見自己的好友吃得如此津津有味的,好心情全表露在臉上。

 

~~~~~~※~~~~~~~~~~

 

「那後天店裡見嘍,晚安~」

目送金木研離開,他回到飯桌前準備面對桌面的狼藉,接著他伸出手指挑起咖哩鍋內剩餘的肉塊後送入自己的嘴裡,面無表情的咀嚼著。

 

「果然......只要是肉吃起來感覺都差不多。」

 

                                                                                                      END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