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幸或不幸

re看得焦慮WWWW

英何時登場TTTTT 


-----------------------------------------------------------------------------


那是幸或是不幸。

「糟糕,要遲到了!果然不該在病房內聊太久的。」邁起修長的腿在走廊上奔馳著,明知道醫院禁止奔跑,但比起這規定,因遲到惹得對方生氣那才是更可怕的事。

而在轉彎處煞車不及的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正確說是撞上了輪椅上的人。

「啊啊…抱歉。」

「咦?佐佐木先生?」熟悉的女聲,拉回他的視線。

「原來是霧島小姐,不好意思,撞到你的朋友了,沒事吧?」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黑白交雜的短髮,十分不好意思的模樣,慌慌張張的查看坐在輪椅上的人,讓傷患再受傷他可過意不去。

「我沒事,謝謝。」那人頓了一下接著喀喀的笑了起來。「佐佐木先生果然是個很有趣的人。」

「咦?」

「啊......抱歉,那個,其實呢?我是聽董香說佐佐木先生長的很像我一個朋友,不過,今天見到本人......該怎麼說呢?果然不太一樣,很高興認識你。嗯......佐佐木先生趕著去約會吧?」

莫名奇妙的一串話讓佐佐木琲世愣了住,卻又因最後一個問句回過了神。

「為什麼會知道......我是要去約會.....?」明明沒有透露出什麼,為什麼會覺得自己要去約會呢?「

因為你跑的很急啊,以及......你無名指上的戒指非常耀眼,所以我猜你等會是要和戒指的另一個主人見面。」

「......好厲害呀,就像是偵探一樣呢。」

「那是我的興趣呀,但也有失誤的時候就是了,快去吧,對方肯定很討厭遲到的人。」

「這也是推理嗎?」

他笑了笑不可置否。

「那我先離開了,未來有機會再與你討教推理能力,對了,你的貴姓大名?」

「哈哈,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永近英良。」

「再見了,永近先生。」

「期待再見,佐佐木先生。」

--------***--------------------

揮舞的手一直持續到看不見對方的背影才緩緩放下,他苦笑著。「

唉,真糟的見面方式,對吧?小董香。」

「不難過嗎?」

「怎麼會呢?看見他幸福我很開心的。」

「可是他的幸福並非你給的。」突然一陣憤怒的她,握緊的輪椅的把手。

而看著著遠方的永近英良語重心長的說著。

「是我給他的。」

「什麼?」

「他的幸福是我給他的,那個時候,我知道除了我以外能給他幸福的人就在那裡。」

「咦?」

「但是呢,小董香,我喜歡的人並非佐佐木琲世,是金木研。記得嗎?所以看見佐佐木幸福不是來自於我,我又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唉......算了,我從來就說不過你,我送你回病房。」

「謝謝你啊,小董香。」

他的笑容依舊掛著,接著像似催眠自己一般低語著。

「是啊,佐佐木琲世不是金木研,所以讓他幸福吧,他能幸福就好。」                                                                                                                          



END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