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研英---吻

捏他注意,164話還沒看的就不要往下拉了=))))

😤😤😤😤😤😤😤😤😤😤😤😤😤😤😤😤😤

😤😤😤😤😤😤😤😤😤😤😤😤😤😤😤😤😤

我只是想抒發我被捏的憤怒(等等

😤😤😤😤😤😤😤😤😤😤😤😤😤😤😤😤😤

😤😤😤😤😤😤😤😤😤😤😤😤😤😤😤😤😤😥

我愛英良(・´з`・)(好啦

很短,有毒。

(・´з`・)(・´з`・)(・´з`・)(・´з`・)(・´з`・)(・´з`・)(・´з`・)(・´з`・)(・´з`・)

金木X永近----吻


哪個吻。

不只單單是個吻。

那是我們第一次接吻,在生命漸漸流逝的那時間裡,強烈的感受到彼此的體溫,彼此的氣息。

鼻息間交織著,能嗅到的嚐到的是血液的腥甜。
我想那大概是很粗暴且熱切的吻吧?
嘴邊流下的濕黏,在那之後的喘息呻吟在腦海裡盤旋不去。
我想那真的是很激烈的吻吧?

無法控制身體因興奮顫抖著。

我是如此的愛著你,我至今無法相信我能有這麼貼近你的一刻。

感受著且沉淪。

如胸腔內的空氣緩緩被抽離,直到意識漸漸模糊。

模糊且清醒,我永遠記得你那溫暖的笑容。

所以可以不必哭泣了喔,金木,我願意將我所有的一切奉獻給你。

那依稀是失去意識前所落下的話語。

當我再度睜開雙眼的那一瞬間,我心愛的人已不在身邊,抬眼看見的是潔白得病態的空間。

雖然站起身費了不少力氣,身體的疼痛讓我憶起那天所發生的事。

等等,那會是夢嗎?

帶著這樣的疑惑我跌跌撞撞離開那病態的空間。

冰冷的玻璃門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著玻璃反射出自己的臉孔,那熟悉又陌生的摸樣,讓我情不自禁的將手指劃像鏡中的自己。

一遍遍的描繪著輪廓最後停留在嘴邊。

我想微笑,可我卻似乎辦不到了,只能在心中竊喜著。

「太好了,哪個吻並不只是我在做夢而已。」

-----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