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不公平與公平。(2.5)

CP 牛及 

副CP     兔赤 (??


架空 我流ABO設定

         刑警PARO


 ------------------------- ----------------------  -----------------------

      



牛島若利站在白板前寫著分組表,理所當然在自己的小隊裡寫上了及川徹三個字。

「好,這次小隊就這樣安排,有意見的人先提出,我看狀況斟酌分配。」

而眾人認真看著自己的名字所屬哪裡時,有人先站起身炸毛了起來。

這人不意外就是硬是被分配到第一小隊的及川徹。

「我說小牛若你不要這麼公私不分!我拒絕跟你同隊,請分配我到別組!」

眾人在聽見公私不分時到是點了點頭,而一聽見要求分配到別組時眾人開始搖頭。

「我認為跟我同組你比較安全。」

「安全什麼!我是去出任務的不是去遊玩好嗎!」及川徹這下是要是氣瘋了,怎麼這傢伙連讓他成為副分隊的小隊長都不成嗎?

怎麼可能?他絕對上訴到底!

眼看會議是又將發生非暴力事件,早有耳聞兩人關係匪淺的眾人非常識相的開始往門外逃生。

將門關上之後不意外的聽見及川徹的哇哇大叫的抗議聲。

-----------------------  --------------------------  ------------------------

成功說服牛島若利讓自己成立一組小隊的及川徹,連夜加班的寫好了企畫書,心想著這次的行動絕對要立下比牛島若利更高的功勞才行。

他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肩頸,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針正好指向3的數字,決定睡在辦公室的他決定再多做一會,卻沒發現身後多了一個人。

「及川怎麼還沒休息?你這樣明天怎麼走在前線?」

熟悉又令人討厭的聲音從背後竄出,他臉又黑了一半。

「小牛若?」他停下手邊的工作,回頭一看,果不其然。

他毫不掩飾自己厭惡的表情,站起身,手指戳了戳對方的肩頭,一臉凶狠。

「你不也還沒休息嗎?大隊長大人,你這樣怎麼帶領所有的小隊。」

「……事實上我今天睡在隔壁的休息室,我剛好醒來看到這裡燈還沒關才來關心的,你不會加班到這個時候吧?及川,我認為想帶領好團隊,你的身體必須保持在最佳狀況才是。」

被話塞得無話可說的及川徹,抿了抿唇,一手關上了筆電。

「我這不就要休息了嗎?你也快回去再睡回籠覺吧!」突然間的睡意讓他冷不防的打了個呵欠,他忙著揉著酸澀的眼睛,一時沒看見牛島若利嘴角的笑。

見對方還站在眼前不肯離去,他又伸出手推了推對方。

「快回去睡吧,我等等就要休息了!」算是我求求你,快離開我的視線好嗎?

而對方並沒有接收到他心底的願望,反倒是拉起他的手腕,往休息室的方向帶去。

「怕是你又想呼嚨我。」

「啥?」

忽然的一句讓及川徹摸不著頭緒的只能任由對方牽著自己走,等回神後自己已躺在沙發還蓋好毯子,而擅自領導者的人卻把門鎖上後離開的休息室。

「搞什麼啊!臭小牛若!」他對著天花板如此喊著,可溫度舒適的空調與舒服的毯子讓他漸漸的眼皮越來越重,然後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他只記得他在意識消失前,心裡想的是“絕對不會給小牛若好臉色看!”

隔日,及川徹在休息室裡備有的浴室好好的洗了個澡,換上備用的西裝,正想著休息室的門被鎖著開怎麼出去的同時,門“喀”的一聲被打了開。

進來的是最後被迫與自己同一組的赤葦京治。

「早安,及川前輩,差不多要出發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啊?」而話脫出口的及川徹下一秒就明白自己問了什麼白癡的問題。

「……是牛島前輩跟我說的,他說你昨晚鬧著不想睡覺只好把你關在這裡。」

「…………」

及川徹20歲,當刑警的他,人生中第一次萌生想殺人的衝動。

 

----------------------------------------  -----------------------  ----------------------

到達目的地時,及川徹並沒有看見他想動手了結的對象,只看見赤葦京治正在對他自家隊長交代事情,不禁讓人搞不清哪一位才是隊長。

他走到赤葦京治身旁,拍了拍他的肩頭,示意他要開始行動了。

根據他們各個隊長的最後的決策,是由及川徹及赤葦京治代表前往被通報有問題的店家扮演顧客而潛入暗中進行調查,一發現有問題便可由木兔小隊帶領其餘人馬前往壓鎮安檢。

「真的沒問題嗎?我認為只有你跟赤葦兩個人去太危險了!」並不是不相信隊友的能力,而是基本人數上的問題。

而及川徹瞇起眼。

「我認為只是一般的風俗店,就算裡頭有保鑣,以我跟赤葦的身手不至於壓制不過,甚至我們只要按下通報器,你們不就也會馬上衝進來嗎?我覺得大量的人馬貿然闖去反而會打草驚蛇。」

「……的確是要考慮的問題……」事實上這種事情由Bata去做的確也比較妥當,人數太多也確實會讓店家提高警覺,說不定會使這一次的行動什麼都沒有查到就空手而歸。

「赤葦,通報器就交給你保管,如果真的覺得哪裡不對勁,不用猶豫,儘管按下就是了,這樣你也沒話說了吧?木兔副隊長?」語落,他掏出放在口袋裡的通報器轉交個了赤葦京治,而看著這些動作的完成,就算木兔光太郎露出還是很擔心的神情也只能乖乖接受。

「我明白了,我會在外頭好好待機的,及川我家赤葦就交給你照顧了。」

「木兔前輩……」赤葦京治有些無言的看著一臉像嫁女兒神情的木兔光太郎,很想吐個槽,但眼下卻不是那樣的時機點。

「那我們開始吧。」他整了整衣領,往距離公務車大約500公尺遠的目標店家走去,而向木兔光太郎欠了欠身的赤葦京治連忙跟了上去。

「那個及川前輩……。我想你剛剛不用理木兔前輩的。」計畫的事早就決定好,實在沒必要為了木兔光太郎的任性而挪做改變。

及川徹只是聳聳肩表示不在意。

「赤葦,你要感到高興才對,畢竟有這樣的一個人如此關心你,不願你受到傷害喔。」

「咦?」

「這樣放閃讓最近單身的我很受傷呢!」就像是開玩笑的神情讓赤葦京治明白自己又被戲弄了,他收起原本抱歉的表情換上了不變的面無表情。

「工作的時候就別開玩笑了。及川前輩。」

「容我考慮~」

雖然語調輕鬆 ,可走在前頭的他早已換上了那專業且認真的神情。

-----------------------------tbc ----------------------------------- --------------------- 

希望去喝咖啡的時候能抽到我想要的杯墊 (為什麼在這邊許願(?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