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加糖

寫寫怨念。


主食:双黑 (太中) 、研英(永),赤降
達信、毛滾滾、滾下滾
充滿腦內練成的空間。



不喜誤入喔^0^

不公平與公平。(二)

CP 牛及 

副CP     兔赤 (??


架空 我流ABO設定

         刑警PARO

我發現其實我很認真ˋˊ


-----------------  ----------------------------  ------------------- 

(二)  


及川徹與赤葦京治都還沒走到會議室門口,就聽見會議室裡傳來某個熟悉又吵又鬧的嗓音,不意外的看見身旁的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那嗓音的主人就是赤葦京治的直屬隊長-木兔光太郎,看來有人對於自己的下屬被突然抽離很不高興得跑來會議室鬧了。

「木兔他還真有精神啊。」

「木兔前輩一直都很有精神,但有精神過頭了。」赤葦京治突然間很不想進入那間會議室,因為太吵了。

「哦?我倒覺得他現在這麼有精神是想來搶回人耶?」及川徹的八卦力可不會輸給署裡的任何一位女性,畢竟跟女孩子聊天也是他強項之一。

他當然有耳聞,木兔光太郎根赤葦京治好得像老夫老妻是署裡公認的一對,如果赤葦京治是個Omega,大概馬上被娶回家了吧?

而誰都看得出及川徹眼底的揶揄,赤葦京治嘆了口氣。

「我跟前輩不是傳聞中的那種關係。」自己是個Beta而已怎能想高攀身為Alpha的木兔前輩?更因為對方根本也對自己一點意思也沒有,那不過是單純的對下屬的依賴罷了。

「嗯?所以說傳聞是怎麼樣的關係?赤葦~我覺得你可以對自己更有自信點。」

「……及川前輩也是跟傳聞中一樣非常會戲弄人呢。」

「欸?赤葦,有沒有人說過你說話太過直接呢?不過我不討厭就是了,好了~不聊了,我要打開門嘍~你好好面對你家隊長吧!」抱著看戲的心情,及川徹開開心心的打開會議室的大門,結果往內一看,不只木兔光太郎站在署長面前,旁邊還附帶了一個剛剛惹他不開心的牛島若利。

「為什麼小牛若會在這裡啊?這個企劃不是只有Beta參加嗎?」及川徹刻意拔高了音量表示自己又看見牛島若利的不愉快感。

「及川,這次的案件背後感覺有很大的組織在操弄,你們參加感覺風險太大,所以我正在跟署長談,我也想參加。」牛島若利說著這樣的說詞更是讓及川徹不愉快。

現在是看不起Beta嗎?什麼就你們參加風險太大?

他盡量掩蓋自己胸腔中的熊熊大火,讓嘴角勾起一抹笑。

「我們組成的Beta小隊都是菁英中的菁英不勞您費心了,且真的讓珍貴的Alpha冒這個風險的話,豈不是更是讓警署部痛心?」

「及川,收起的那無謂的自尊心,我是在跟你說正事!」對於及川徹明白的挑釁他微微蹙眉,覺得對方太過意氣用事。

「我也在跟你說正事,任務上頭沒寫到你的名字,你別來亂!」

正當及川徹與牛島若利面面相覷僵持不下時,木兔光太郎又纏上一個頭兩個大的署長。

「署長,如果牛島能參加,我也要參加,我不能看我自己的隊員陷入危險!署長你有在聽我說嗎?」

見署長似乎已經在神遊,木兔光太郎又對著他的耳朵拔高了音量。

然而血壓快速升高的署長,在快爆血管前允許了這前來亂的兩個Alpha參加此次的掃黃行動。

-----------  ------------------  -------------------------

不公平!不公平!

及川徹狠狠瞪著走在自己前面的牛島若利,自己原本美好的刑警生涯都被這臭Alpha搞砸了。

當初報考刑警以最高分錄取,原本以為一切都是完美的他,錯了,大錯特錯。

雖然最高分是他,可身分不是Alpha的他,只能當身為Alpha的牛島若利的下屬,誰能服氣?

先天不良也不能真怪父母,後天努力也不被人看上眼,想想就覺的人生沒希望。只要牛島若利呼吸同一個空氣,站在同一個空間,他‧及川徹就沒有翻身的機會。

就跟這一次的掃黃行動一樣,第一小隊的隊長的位置不意外的又被牛島若利中途搶走了,連第二隊長也是木兔光太郎取得。

「真是糟糕透了。」嘴裡這麼唸著,剛好與赤葦京治對上眼,只見他一臉抱歉。

「……我不是針對你老公,不用這麼緊張。」

「及川前輩,木兔前輩不是我老公。」

赤葦京治一臉正經的說著引來及川徹的哈哈大笑。

「我又沒說是木兔光太郎,你怎麼就自己承認了?」

赤葦京治第一次認真覺得,居然有人跟木兔前輩一樣幼稚的人。

而被強制走在前頭的木兔光太郎一直偷偷回頭望著在後頭似乎聊得很開心的兩個Beta,心想著好想到後面加入赤葦他們的話題啊,身邊的牛島若利太嚴肅了,他好想睡覺。

而正他這麼想時,不怎麼開口的牛島若利緩緩開了金口。

「木兔,你怎麼會想參加這個行動。」

正當木兔光太郎還在驚訝對方原來會說話的的同時,嘴巴倒不經大腦的主動回答了對方。

「當然是怕我家的赤葦受到危險啊,我最近看新聞很多Beta失蹤,這次的行動又是跟那案件有關,所以我很擔心!」

「……原來如此。」聽見木兔光太郎的說詞,自己也稍微能認同,這次的行動的確不適合全數交給Beta來處理。

「那你呢?不是為了及川嗎?」

「……我的確是為了他所以參加這次的行動的。」

「所以你們在交往嗎?」

牛島若利思考了幾秒,思量著交往兩個字的意義為何,想了想自己的確是和及川有交流、來往,那也算是交往無誤。

「……大概吧。」

這一個“大概吧”一脫口而出,木兔光太郎的金色瞳孔瞬間縮了起來,一臉得知重大八卦之感。

牛島若利並未感受到一絲不妥,只是一臉奇怪的看著表情豐富的木兔光太郎,心想著真是有趣的人,他不知道的是,大概明天開始整個署裡會流傳著牛島若利正在跟及川徹交往的消息。

「哈啾!」走在後頭的及川徹忽然間感到全身寒冷,且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心想著是否要感冒了。

 

-----------------TBC  -------------------  -------------------------



评论(9)

热度(24)